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第一章 宋室南迁

第一章 宋室南迁

2018-10-16 11:13:04 来源:读历史网


  宋徽宗共有三十一个儿子,其中六个早夭,长子赵恒,即是钦宗。靖康之难时,徽宗、钦宗被俘,这些皇子们也几乎被金兵逮了个干净,他们曾经在皇 宫中养尊处优,经此大难,早已经被吓得魂不附体,许多人在押解途中就死去了,没有死的也被金人流放到荒漠穷边,最终病死在那里。只有皇九子康王赵构这次劫 难中幸存了下来。

  赵构这个人虽然长在深宫中,却像他的宋朝的开国君主那样,能够挽强弓,骑烈马,很有些胆量。东京第一次被围时,赵构和丞相张邦昌被送入金营做人质,临行时,张邦昌忍不住哭了起来,赵构却表现得慷慨激昂,他说:“这是男儿应为的事情,宰相不能够这一样子。”

   进入金营以后,张邦昌彻底被金兵吓跨了,只要有金兵对他一瞪眼睛,他就会被吓得立即哭起来。赵构在金营中仍然是镇静自若,面不改色。过了二十多天,金人 以为赵构能有这样的表现,肯定不会是生长在深宫中的皇子,他们怀疑这个康王是宋朝派人假冒的,就要求另换一个亲王过来。钦宗派肃王前去顶替,赵构被金人放 回。后来金人撤退时,没有放肃王回来,而是把他劫持到漠北,最终肃王死在了那里。

  关于这件事,民间有“泥马渡康王”的传说。说他在金 营做人质时,金兵把他押北上,中途赵构乘了机会逃脱,当逃到磁州的时候,夜里睡在了崔府君庙,在梦中,有神人告诉他金兵快要来了,于是赵构惊醒,赶紧跑到 庙外,看见庙门口竟然有一匹马正等着他,他乘马往南狂奔,后面隐隐约约听到金兵追赶的呐喊之声,当到达黄河边时,赵构一看没船,心下想这可完了,没想到座 下这匹马竟然直跳入河中将他安然送到对面,摆脱了金兵的追捕。过河后那匹马就现出了原形,原来它是庙门前的泥塑之马。

  这当然是在赵构 当了皇帝之后,才有人牵强附会编出来的,并不是事实。当金兵再次南下包围东京时,钦宗派出了康王到宗望那里去求和。这一次,赵构确实是经过了磁州(今河北 磁县),这里的州官宗泽劝他说:“金国现在已经兵临城下,还要殿下还要去议和,实在是骗人的把戏。都到这个时候了,求和又有什么用处呢?”同时,宗泽安排 数百名磁州的老百姓,在路上也拦住赵构的马,不让他到金营去求和。赵构也担心会被金朝扣留,就顺势在相州(今河南安阳)留了下来。

  东 京被围后,钦宗偷偷地派出一些人出城求援,其中一人到达相州,这人从头顶的发髻中取出一个蜡丸,打开后是钦宗的亲笔信,说“命康王为天下兵马大元帅,速领 兵来救父兄”。康王接到圣旨,立即在相州举起了帅旗,召集兵马,准备前往东京营救。这时,钦宗又发来诏书,说“金人已攻入城,正在议和,兵马不宜乱动。” 康王想保存自己的实力,见此诏书,就按兵不动,只有宗泽率领一支人马前往东京救援。到了靖康二年,在金人的胁迫下,钦宗又下诏让康王将兵权交与副帅,一个 人去京师与父兄相会,赵构当然不会前往。

  金人不愿意在中原久留,指定胆小怯懦的张邦昌为傀儡皇帝,国号大楚,然后就押着徽、钦二宗等 一干人等还有掳掠来的大批财物撤退了。这个张邦昌知道皇帝不好坐,每到上朝的时候,就拱手立在殿上,群臣对他也不行君臣之礼。张邦昌任命官员时,都会在官 职前加一个“权”(临时)字,朝廷发的公文,既不敢用大宋的年号,也不用新年号,只是空着年份不写。有人让张邦昌做真正的皇帝,他不敢答应,于是又有人提 醒他:“大元帅康王领兵在外,哲宗废后也幸免于祸,您要是早日还政于宋,或许能够转祸为福。”于是,张邦昌将孟后迎入宫中,尊为宋太后,并遣使请康王回 朝。宗泽等人建议赵构不要轻易去东京,以免遭遇不测,而就近在南京应天府登基。五月,康王称帝,改年号为建炎,历史上称为高宗。

  高宗 虽然做了皇帝,但放眼望去,已是山河破碎。朝中既没有谋臣,也没有良将,高宗将定起用深得民心的李纲的为宰相。朝中有人认为这样非常不妥,说金人最不喜欢 李纲,如果任命他为宰相,恐怕又会遭来兵祸,不如任用金人较为喜欢的张邦昌为相。高宗说:“朕自立为皇帝,恐怕金人也是不喜欢的,那是不是我这个皇帝就不 当了。”这些人这才不说话了。

  李纲来到应天府后,见了高宗,痛哭失声,他说:“本朝人看不透金人的阴谋,一切都顺着金人的意思来办, 才会有今天的灾祸,如果朝廷上还是这样以金人的喜好来施政,那最好还是不要任命我为宰相。”高宗立即把反对任命李纲为相的人贬出了朝廷,说:“现在要使四 方安平,使敌国畏服,都离不开您啊,您就不要推辞了。”李纲拿出了自己准备好的施政策略,高宗看后,比较满意,令群臣议论实施。此后,李纲开始重新组织训 练军队,推举良将,宣布凡能收回故土者,都可以得到封赏。在李纲的主持之下,朝廷开始走向正轨。

  为了稳定中原局势,李纲主张高宗应暂 住开封,而朝廷中另有一派主张迁都扬州。高宗既不甘心屈居东南一隅,又怕像自己的父兄那样被金人所掳,内心非常矛盾。刚刚和李纲说好了要还都东京,但没过 几天就又宣布要南巡。李纲见皇帝朝令夕改,就在朝廷上据理力争,弄得高宗不胜其烦,最终,李纲被撤职并贬到外地。

  李纲被贬之后,金人又一次侵入中原,高宗连忙逃往扬州,并命人将东京太庙内赵氏祖宗的神主和皇家仪仗用品等搬往南方。江南风景秀丽,经济繁盛,高宗在这里待得非常惬意,表示不再北还。

   建炎三年,金军大举南侵,宗翰更是派兵奔直接奔袭扬州。在金军前锋距离扬州城仅有数十里时,高宗还在后宫寻欢作乐,听到战报后,慌忙带领少数随从乘马出 城,赶到瓜洲后乘小船逃到大江对岸。很快,扬州城就落入金军手里,大臣们在匆忙撤离的时候,连开国皇帝宋太祖的神主也丢落在路上。

  高 宗从扬州跑到镇江,接着又逃往建康(今南京),大臣们说这里仅隔着一条长江,也不安全,于是高宗又率大臣奔往杭州。同时,高宗派出人向金军议和,为了讨好 金人,他起用了张邦昌的亲属,并宣布要惩罚李纲。当听说金军还再继续追赶的时候,他竟说自己没有得金朝允许就擅自登基称帝,实为大错,现在甘愿放弃帝位, 向金朝称臣。但金军仍在南下,他就一路往南狂奔,直到被赶进大海,坐船在温州沿海一带漂泊了4个月之久。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