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木匠皇帝朱由校:戕毁明朝元气的客串木匠

木匠皇帝朱由校:戕毁明朝元气的客串木匠

2018-10-16 11:17:52 来源:读历史网


  熹宗即位时年16岁,委信乳母客氏,封为奉圣夫人,又晋升与客氏私情密切的内监魏忠贤为司礼监秉笔太监。熹宗热衷于木工,朝廷诸事全权交付魏忠贤处理,由此得专擅威福,明宦官专权至此达到顶峰。由神宗朝发展而来的党争门户更趋恶劣,言官居中借谏劾兴风作浪,大坏朝政。

  被东林党人拥上皇帝宝座

  朱由校的父亲光宗朱常洛不为其父神宗所喜。虽为皇长子,但长期遭受歧视,直到20岁才勉勉强强被立为东宫太子。

  万历三十三年(公元1605年)十一月十四日深夜,选侍王氏生下朱常洛的第一个儿子朱由校。朱常洛在困境中得子,心中非常高兴,可是一想到父皇又有些心寒,不知他高兴不高兴?朱常洛灵机一动想出个办法来,他令人分头将喜讯报知奶奶慈圣老太后和父皇。

   只要奶奶高兴,父皇大概不会怎么样。报喜的太监走后,朱常洛长久地徘徊在院子里,等待着父亲那边的讯息。老太后听到第一个曾孙子出生,又是大明江山社稷 的继承人,觉得是天大的喜事。老太后一高兴就往儿子那里跑,待她到了乾清宫,神宗已得了消息。看到母亲喜得合不拢嘴,神宗也笑了,传令封王氏为才人,朱常 洛才放下心来。

  万历四十八年(公元1620年)对明朝来说是一个多事的年头。七月二十一日,明朝在位最长的君主神宗去世,临死还关照及时册立皇长孙。八月初一光宗朱常洛即位,然而他福分太薄,在位一个月,于九月初一早晨死去。时年39岁。

   光宗死前,旨传内阁大臣方从哲、刘一燝、吏部尚书周嘉谟及科道杨涟等人入宫。谁知这几个人刚走到宫门口时,光宗已经驾崩了。杨涟说:"皇上晏驾,嗣君年 幼,他又没有嫡亲母亲或亲生母亲在身旁,万一出现什么变故,我等就是天下罪人了。现在我们只好闯进宫去,拥皇长子即刻接受群臣朝见,安定天下人心,杜绝变 故发生。"大家都认为只有这样办了。

  商议已妥,杨涟就带头闯宫。守门的太监乱棍交下,不让他进去。杨涟将手一挥,大吼道:"我们是皇上召来的。现在皇上驾崩,嗣君年幼,你们阻止大臣入宫扶保幼主的目的何在?"太监被杨涟的气势镇住了,杨涟便带领群臣进了宫门。

   杨涟一行进了乾清宫,哭倒在光宗的灵前。磕头完毕,杨涟请皇长子朱由校出见群臣。这时朱由校正被光宗的宠妃李选侍拦在西暖阁内不得脱身。刘一燝大呼 道:"皇长子应当在灵柩前即位,今天却不在灵前,哪里去了?"太监们都不回答。这时,光宗的东宫侍奉、老太监王安走来,告诉刘一燝说:"皇长子为李选侍所 匿。"刘一燝大声吼道:"谁如此大胆,敢匿新天子!"王安说:"你等着,我去一趟。"王安说罢,大步走进西暖阁。他正言厉色地向李选侍说明了外朝的情况, 以不容违拗的口吻请求皇长子立即出见群臣。李选侍到底是妇人家,没见过这种场面,心中不免有些发毛,稍一迟疑。王安立刻抱起朱由校跑出来。刘一燝、杨涟等 人立即跪倒高呼"万岁"。刘一燝看事不宜迟,挥一挥手,大家一拥上前,刘一燝架起朱由校的左胳膊,英国公张惟贤架起右胳膊,王安在后面拥着就把朱由校架上 了步辇。这时,李选侍有些后悔,慌忙上前拽朱由校的衣服。杨涟吼道:"殿下是天下之主,群臣之君,谁敢阻拦。"大家连拖带拉将朱由校拥入文华殿,群臣礼 拜,朱由校即了东宫太子之位,议定九月六日即皇帝之位。

  九月初六日,正式举行了登基大典。朱由校即了皇帝之位,群臣舞蹈山呼。朱由校在高高的龙墩上看到了杨涟几天之间像是变了一个人,满头黑发和须眉都变成了白色,这是他几天来心力交瘁所致。朱由校非常感动,数次称他为"忠臣"。朱由校的即位,是东林党人的巨大胜利。

   东林党人自万历中期便自树高明之帜,讽议朝政,裁量人物,认为肩负天下兴亡的重任,是朝臣中最清白、最忠直的大臣。正由于东林党人绳人过苛,引起了某些 官僚集团的不满。万历末年与东林党人作对的主要有齐党、楚党、浙党、昆党等士大夫集团。光宗即位后,不久便主张顺应神宗意旨,保护郑贵妃的党派都被清除 了,东林党如日行中天,气焰趋于极盛。短短几个月间,被排斥的原东林派官僚皆披挂出山,冠盖满京华。

  朱由校即位后,在东林党人的主持 下,革除了神宗末年的一些弊政。如停罢了杭州织造、革除了南京的鲜品进贡;对发生重灾的地方进行了赈济;明令免除了天下带征钱粮及北畿地区的加派,减轻了 某些地区的赋税;再就是对历史上的一些大案重新作了结论,恢复了张居正的官荫,肯定了张居正对国家的重大贡献;另外给建文时期的方孝孺等人平了反,恢复了 名誉,肯定他们是国家的忠臣,对他们的后代免除了奴籍,恢复了平民地位。

  成为太监宫女控制的工具

  在天启初年,明王朝政坛上又悄悄崛起了一股政治势力。这股势力由于和皇帝有千丝万缕的联系而生长极快,迅速地对明朝政治发生重大影响,这就是魏忠贤太监集团。魏忠贤的兴起又与朱由校的奶妈客氏相关。

   明朝皇家生儿育女,亲生母亲是不哺育的。一般是从农村挑选一些强壮的村妇为奶妈代为哺育,据说这是希望农民的乳汁能给这些娇嫩的金枝玉叶增强体质。客氏 是保定府定兴县人。万历三十三年,客氏第二胎产一女没有成活,恰在这时宫中为即将出生的朱由校寻找奶妈。客氏人长得肤肌白皙,身体苗条健美,眉清目秀,又 恰在18岁如花似玉的年华,奶汁非常稠厚,于是被选中,成了朱由校的乳母。入宫二年,丈夫侯二病死,客氏便带着儿子侯国光长期在北京住了下来。

   客氏虽然是一个不识字的农村姑娘,却心灵嘴巧,非常机敏,又会做针线,所以很快在东宫上上下下混得很熟。朱由校的生母王氏对她很放心,把儿子整个托付给 了她。客氏知道怀中这个含着奶头的小生命是大明江山之主,是皇位的继承人,将来要掌管整个国家。她对朱由校的照顾非常尽心,也正是在这时客氏产生了非分之 想,她要利用这个机会改变她生活的轨迹,博取荣华富贵,而这些必须来自对朱由校的精心服侍。本来皇子断奶后奶妈就要打发出宫回家,因为客氏对朱由校太好, 朱由校离开她便大哭不止,不吃不喝,王氏也看孤儿寡母可怜,便破例将她留下来,继续服侍朱由校。等到王氏一死,朱由校竟不自觉地把客氏当成了母亲。

   客氏发现朱由校已完全被她笼络住,心中十分高兴。朱由校即位使她的野心恶性膨胀起来,她要在后宫摆出不可一世的架子来,压倒那些有名分的后妃嫔贵,使谁 也不敢瞧不起她这个农家女。客氏在宫中遇到一个和她有同样出身、同样感情、同样野心的太监,二人一拍即合,随即串通一气、狼狈为奸,进而干预国家政治,祸 乱天下,这个太监就是魏忠贤。

  魏忠贤是直隶河间府肃宁县人,家贫而无赖,娶妻冯氏,生有一女。魏忠贤生性黠慧佻薄,不事生产,饮酒赌 博、鸡鸣狗盗无所不为。后其妻与其离异。魏忠贤的家乡是个出太监的地方,许多贫苦农民为生活所迫而净身去投师父做太监。魏忠贤在欠了一屁股赌债、走投无路 之际也踏上了这条道路。万历十七年,他入了宫,投于司礼监秉笔兼掌东厂之印的老太监孙暹名下。魏忠贤被派到御马监干事,也就是这时培养了魏忠贤对名马的兴 趣。魏忠贤在御马监待了一阵,又被派往甲字库看管仓库。他利用职务之便,盗吞库物,手头渐渐充裕起来。朱由校诞生后,其母王氏无人办理膳食,魏忠贤买通东 宫太监魏朝,靠他引见入了东宫,为王氏及朱由校办理膳食。魏忠贤巧于逢迎,工于心计,千方百计利用旧日关系从各库掠取各种财物、玩好、果品、花卉取悦于王 氏及朱由校。他还做得一手好菜,色香味俱属上乘,因此颇得王氏欢心。

  客氏原来与魏朝是"对食"关系,即太监、宫女形同夫妇的生活。魏 忠贤来东宫后立刻看上了客氏,多方接近她,讨她的欢心。客氏渐渐喜欢上了魏忠贤,二人偷偷相好,如胶似漆。熹宗即位后,客氏将魏忠贤拉到朱由校手下,充当 典膳局官。由此,二人皆成为朱由校的亲近之人,他们都怀着控制小皇帝、进一步攫取权力的野心,从政治上、生活上结成一体。

  朱由校对 客、魏二人恩宠有加,引起了东林党人的深深忧虑,他们害怕朱由校被二人迷惑挟制,重演出太监专权、阿保乱政的局面。杨涟、左光斗在十月份上疏,以朱由校大 婚在即为借口,提出将客氏放出宫去。老太监王安从中主持,朱由校只得让客氏离宫。但客氏一走,朱由校像掉了魂一样,茶饭不思,不出三天,就令客氏再次入 宫。王安劝他说:"娶了皇后就好了,有伴了。"朱由校说:"娶了皇后也不行,皇后也不大,也要客奶照顾!"群臣看着客氏再次来到朱由校身边,谁也没有办 法。

  客魏集团的形成是朱由校造成的,以后客魏集团的肆虐也是朱由校纵容的结果。朱由校是一个爱玩、贪玩、会玩的"主儿"。即位之前, 客氏、魏忠贤带他玩马、玩狗、玩猫、玩花、玩草,花样不断翻新,昏天黑地。做了天下之主,他的玩性丝毫未减,反而大加弘扬,玩得更加邪乎。魏忠贤最希望朱 由校发扬玩的天性,自己好从中渔利,专权擅政。所以他对朱由校的玩加意引导,花鸟虫鱼、声色狗马,极天下之所能。朱由校也忘掉了江山社稷、列祖列宗、黎民 百姓,忘掉了自己是一国之君。

  朱由校生性活泼好动,对什么事情都怀有浓厚的兴趣。他追求新奇、刺激,喜欢名马,爱好骑马射猎。魏忠贤 以他在御马监学到的知识,搞了许多名马送给他,朱由校为之逐匹命名。他经常跃马挥鞭满宫乱跑,为了跑马的方便,宫内许多几百年的大松树都被砍掉,窄小的门 洞被拆除。朱由校爱打猎,尤其爱亲手杀死野兔、獐狼之类。他喜欢亲手砍掉野兽的头后看它的眼珠转动,从鲜血淋漓中追求刺激。他在宫中像一个顽皮的农家小 子,常常上树去掏鸟巢,下水去抓鱼。有一次,他掏鸟从高高的树上摔下来,衣服被扯烂,摔得头破血流。魏忠贤还时常带他去北海泛舟。朱由校为了好玩并不安分 地坐在船上,他要亲手划船。经常是魏忠贤等太监坐船,皇上划船。有一次,朱由校与两个小太监在一条小船上。朱由校衣袖高挽,非常卖力地划桨。突然,湖上风 起,将小船打翻,两个小太监不会游泳,朱由校也不会游泳,三人眼见就要淹死,正好一个会游泳的太监从湖边经过,将朱由校救起,两个小太监被淹死了。这时, 魏忠贤、客氏在远处的画舫上喝酒,还不知道发生了事故。这类事情很多,朱由校玩起来根本不顾危险与否,魏忠贤也不以此为意。最危险的一次是朱由校在宫内大 阅兵。他披坚执锐看施放铳的表演。一个叫王进的小太监就在朱由校面前装药点火,结果"轰"的一声,发生爆炸。王进的手被炸飞一只,险些伤及他,他只"哈 哈"一笑,并不介意。

  朱由校还喜欢蹴球、舞剑、射箭。永寿宫是魏忠贤与他日常蹴球之所,乾清宫前丹陛是他舞剑的地方,常常在月下可以见他舞剑的身影。朱由校箭射得极准,有一次,魏忠贤骑马从他眼前驰过,他一箭便将那马射翻。

  除了这些武的,朱由校最爱看戏。宫内钟鼓司准备有各种戏,他几乎每晚必看,而且很开心。他看戏每天必到极晚,冬天更是通宵达旦。

   朱由校爱忘事,过去的事情转眼就忘得一干二净。但他人聪明,手也很巧。他最喜欢土木建筑、木工制作。全套木工活他样样精通,油漆一行亦极工巧。凡是他见 过的木器用具、亭台楼阁,一看便能制作。宫中原有十作,即十个作坊,由太监管辖,负责宫中土木营造。朱由校在宫中就成了十作的头。他爱好营建,常在宫中亲 自动手建造回廊曲室,手操斧锯,兴趣盎然。但他喜厌无恒,造成了,看看哪里不顺眼就毁掉重造。常常是造了毁、毁了造,忙得不亦乐乎,顾不得吃饭喝水。朱由 校不但造大的亭阁,而且擅长细致的雕刻,他做的砚床、梳匣皆是自己油漆,五彩绚烂、工巧妙丽,出人意表。他雕刻的八幅屏,在不盈尺的天地里雕刻的花鸟虫 鱼、人物走兽都栩栩如生。他令太监将这八幅屏拿出宫去,每套卖一万两银子。太监为讨他高兴,第二天就拿一万两银子给他,使他大为兴奋。

   一切时间都花在玩上,朱由校哪还顾得上朝政。为了玩,他可以不读书、不上朝、不看奏章、不批文件。魏忠贤充分利用了朱由校的昏庸。他要谋私害人,就在朱 由校忙于设计制作时去请示事情。每次,朱由校都是不耐烦地挥挥手说:"我都知道,你们去办吧!"于是,魏忠贤盗取了批奏之权,口衔天宪,威压群臣。不利己 的事以皇上的名义批驳,谋私害政的事情也以皇上的旨意传令执行,外廷之臣无可奈何。

  任由魏忠贤残害忠良

  客、魏二人利用朱由校的昏庸在宫内立住了脚跟,然后开始发展他们的势力,组织听命于他们的官僚集团,以求把持天下。

   东林党人眼见得魏忠贤青云直上,异常担忧。他们密切注视着客、魏的动向。在客氏的去留问题上东林党人进行了力争,遭到朱由校的痛斥。朱由校大婚礼成,荫 魏忠贤侄二人,东林党人亦表示反对。天启元年(1621年)十月,赐给客氏香火田20顷;神宗山陵工成,亦表彰魏忠贤之功。东林派言官皆上疏反对,但朱由 校根本不听,反而怒责东林党人,而那些东林党的反对者则受到纵容和支持。

  到了天启二年底,大臣中有两个人倒向了魏忠贤。其中一个是礼 部尚书顾秉谦。顾秉谦为人庸劣无耻,一直受到东林党人的攻击。他看到魏忠贤的迅速崛起以为冰山可倚,就秘密地投靠了他。另一个是南京礼部侍郎魏广微。此人 亦是寡廉鲜耻、柔媚无骨之徒。魏忠贤得势,魏广微认为是个机会,他以同宗同乡为由巴结魏忠贤,魏忠贤遂将他召到北京拜为礼部尚书。到天启三年(公元 1623年)正月,顾、魏二人皆以原官兼东阁大学士进了内阁,改变了东林党在内阁的一统天下。这样,有顾、魏二人相助,魏忠贤如虎添翼,更加放开了胆子为 非作歹。天启三年,太监明目张胆地跑到工部堂上索要冬衣,多方挑剔、挑起事端,工部尚书钟羽正被逼离职。魏忠贤指使御史郭巩疏攻周宗建、刘一燝、邹元标、 杨涟、周朝瑞等人保举熊廷弼镇守辽东是党邪误国,东林党人群起相救,皆受严责,许多人因此罚俸。魏忠贤假皇上之命封他的子侄和客氏的子侄世袭锦衣卫官职, 又不顾廷臣反对接连增加内操军士两万多人,由此,魏忠贤掌握了宫内外所有禁卫大权。

  在内宫,客、魏二人对光宗的嫔妃和朱由校的嫔妃都 可以任意生杀。光宗的赵选侍素与客氏不和,魏忠贤矫旨赐其死。赵氏将光宗历年所赐之物罗列于庭,再拜上吊。朱由校的裕妃张氏怀孕,过期未生,客氏在朱由校 面前说她是妖精,将其关闭在一个死胡同内,不给吃、不给喝,偶尔天下大雨,张氏趴在地下喝屋檐下滴下的雨水,终被折磨而死。冯贵人曾劝朱由校罢内操,客、 魏大怒,将其赐死。成妃李氏向为朱由校所喜,她曾借机会在朱由校面前为冯贵人辩解,被客氏知道后矫旨革其封号,绝其饮食。李氏鉴于张氏之死,预先在各个墙 角、壁缝间藏有食物,故关闭数日后得以不致饿死,客、魏将其贬为宫人。另外,胡贵人对客、魏专权有恨,尝与人言,魏忠贤借朱由校出门祭天的机会,派人将胡 贵人杀害,向朱由校报称是暴疾而亡。好在朱由校爱忘事,过去就忘了。从来就没把他的这些嫔妃放在心上,少了几个他也不知道。

  天启四年 (公元1624年),形势发展对东林党人更加不利。魏忠贤不但在文官中间招纳了羽翼,武臣方面亦安排了心腹之人。锦衣卫都督田尔耕、北镇抚司理刑许显纯皆 是魏忠贤的死党。东林党人的奏疏只要弹劾魏忠贤,必定受到痛斥。相反,反东林党者逐渐开始罗列东林党罪状,发起反攻。

  东林党人与魏忠贤的决战终于在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六月爆发了。时任明朝最高检察官的都察院左都御史杨涟再次披挂上阵,疏奏魏忠贤犯有24大罪行。

   杨涟此疏一出,的确把魏忠贤吓坏了。疏中所指,件件是事实,倘皇上雷霆一怒,后果不堪设想。魏忠贤惴惴不安,晚上找到朱由校,跪在他面前痛哭流涕,说外 廷有人想整他,给他罗织了许多罪状,全是无中生有。他一心为国,一心为皇上,才得罪了这些人,这些人攻击他,实际上是想限制皇上。他假装提出辞去东厂职务 以全尸骨。朱由校未读奏疏,不知所以然。客氏又在旁边替魏忠贤评功摆好,说魏忠贤如何清忠勤谨,如何效尽犬马之力。外廷大臣故意与他过不去,是因为魏忠贤 公正廉明,他们做不了弊,才危言耸听,给魏忠贤安了这么多罪名。朱由校只知道魏忠贤万事顺从,竭尽全力带他玩,对外廷事务根本不了解,因此也就说不出什 么,也不愿意读那份奏章,他不允许他辞东厂之职,而对杨涟则大加申斥,说他"捕风捉影,门户之见,大胆妄言"。

  杨涟被责,激起满朝官 员的愤怒。杨涟次日又写一疏,准备面奏皇上。魏忠贤则阻遏朱由校不御朝三日,第四日才出御皇极门。魏忠贤早做了准备,锦衣卫士布满朝堂,仪仗金瓜倍于往 时,杀气腾腾,一片森严。魏忠贤口传圣旨,今日只听取内阁奏报,其余诸臣不许奏事。此一举更加剧了东林党人的愤怒。继杨涟而上疏者风起云涌,或单疏,或合 疏,短短两天,不下百余疏。但是,魏忠贤控制了朱由校,已稳操胜券。所有奏疏,不管言辞多么激切、尖锐,皆如泥牛入海,杳无声息。

  魏 忠贤顺利地渡过了这一难关,他明白了东林党人别看声势浩大、气势汹汹,其实没有什么了不起,很容易对付。东林党势头过去了,魏忠贤该反过来收拾东林党了。 而此次风头过后,被东林党人攻击的官员都希望魏忠贤给东林党一点颜色看。魏广微拿了一本《缙绅便览》,用墨笔将他认为是邪人的官员一一圈点,重则二圈,轻 则一圈。像叶向高、韩爌、何如宠、钱谦益、赵南星、高攀龙、杨涟、左光斗、李应升等六七十人皆被三圈。他将这本《缙绅便览》交给魏忠贤,让他依次罢逐。有 人则向魏忠贤献计,恢复"廷杖"之刑,用来威震群僚。

  天启四年(公元1624年)十月,祭主庙。百官毕集,宦党大学士魏广微不至。到 仪式进行了一半,他踉跄入班拜跪。遭到魏大中、李应升等人的抨击,魏广微以失仪请求罢免,魏忠贤矫旨免罪挽留。魏广微因此怀恨魏大中、李应升,催促魏忠贤 对东林党人下毒手。十月、十一月两个月,魏忠贤假传圣旨,陆续将东林党人吏部尚书赵南星、右都御史高攀龙、吏部侍郎陈于庭、左都御史杨涟、左佥都御史左光 斗以及魏大中、乔允升、冯从吾、袁化中、房可壮等数十人罢斥。朝属几乎为之一空,内阁中顾秉谦做了首辅,东林党的天下彻底失掉。

  天启四年十二月,宦党徐大化再次上疏弹劾杨涟、左光斗串通王安,威压宫禁、党同伐异、招权纳贿。另一宦党曹钦程更是危言耸听,说赵南星、周宗建、李应升收受了熊廷弼的贿赂。魏忠贤立即矫旨削了周宗建、李应升的官职,并派锦衣卫逮捕杨涟等人到京听讯。

   魏忠贤的党羽已定好计谋,诬杨涟、左光斗、周朝瑞、顾大章、袁化中等东林党人都受了熊廷弼贿赂。锦衣卫受宦党指使,先将东林党人汪文言抓来北京投入镇抚 司监狱,交由宦党许显纯审问,逼他承认经手给东林党杨涟行贿。为了让汪文言承认,每次过堂,五刑备尝。一直折磨了两个多月,汪文言皮开肉绽,一息尚存,许 显纯也没有得到他所需要的口供。最后,许显纯动用最残酷的刑罚,一天到晚拷打不休,汪文言实在受刑不过,便说:"你们不要打了,口供你们愿意怎么写就怎么 写,我承认便是!"于是,许显纯诬蔑杨涟等人受熊廷弼贿赂,汪文言经手过付。汪文言听到这里,大呼一声:"苍天啊!冤枉啊!以此污清廉之士,我死不承 认!"许显纯冷笑一声,让人拿着汪文言的手画了押,便将他打死,上报汪文言已经招供。

  七月,杨涟、周朝瑞、左光斗等人逮到,下到北镇 抚司。杨涟等人入了狱,还不知道犯的是何罪。第一次过堂后,才知道被诬受贿。左光斗对杨涟他们说:"他们这是存心要杀我们。他们杀我们有两个办法,一是趁 我们不服,酷刑毙命;一是暗害于狱中,说我们是急病而亡。如果我们一审即承认,即可以移送法司,到时候再翻供,尚有一线生的希望。"大家认为确是这样,所 以,第二次过堂,不管诬赃几万都承认了。谁知道承认了许显纯并不将他们移交法司议罪,而是更加残酷地拷打,立逼吐出赃银。这些东林官僚平时都是极清廉的, 哪有几万两现银?交不出来,许显纯就三日一堂、五日一堂,压杠子、夹脑袋、戴枷锁镣、烙、刺、夹、棍一齐上,旧创未复,又加新伤。几天下来,这几个人连跪 的力量都没有了,过堂时皆戴着桎梏平卧堂下,惨状目不忍睹。几个大臣的家人在京城东奔西走,筹措银两赎人,但京城是魏家的天下,谁敢借给他们银两。七月正 是暑天,杨涟等人无医无食,屡受重刑,很快就濒于死亡边缘。第一个死去的是杨涟,抬尸的人发现杨涟体无完肤,面部被打得血肉模糊,爬满了蛆虫。尸体上由一 个土袋子压着,两个耳朵都钉进了铁钉,显然是被暗害。家人载棺回家,家产已全部变卖,无地安葬,只好厝置河边。其母亲妻小栖息厂城楼上,而魏忠贤依然令地 方严厉追赃。第二个死去的是魏大中,他家徒四壁,异常贫寒,死后六七天不让抬出,结果尸体腐烂。其子扶棺归乡后亦勺水不进而死。左光斗死后,人见其两腿已 被打断,仅一筋相连,肌肉已烂掉,只剩下白骨。蛆虫满身,面目不能分辨。顾大章也是血肉模糊、惨不忍睹。赵南星等人则或被追赃,或削籍,或远戍。赵南星终 于死于戍所。

  依靠高压和滥杀,魏忠贤建立起了他至高无上的权威,内外大权抓于一手,内廷除宦官王体乾外有李朝钦、王朝辅等30多人为 左右死党;外廷文臣则崔呈秀、田吉、吴淳夫、李夔龙、倪文焕主谋议,号为"五虎";武臣则田尔耕、许显纯、孙云鹤、杨寰、崔应元主残杀,号为"五彪";吏 部尚书周应秋、太仆少卿曹钦程等10人号为"十狗";其他又有"十孩儿"、"四十孙"等名号。崔呈秀等人门下的义子、义孙又不知凡几。自内阁六部以至于四 方总督、封疆大吏,遍是魏忠贤死党。客、魏两家的亲属更是满门公侯,当时北京城有人云"真皇帝是魏忠贤"。明王朝在客、魏把持下,卖官鬻爵、滥封滥荫、贪 污贿赂、献媚取宠、排斥异己、高压专制,吏治坏到了极点,明朝政治一塌糊涂。

  魏忠贤把持的东厂成为最恐怖的特务机关,东厂番役到处横 行,官民偶有不慎便遭横祸。甚至东厂番役故意设下圈套诬陷无辜,京城内外人们对东厂畏之如虎。一次,有两个人在酒馆喝酒。其中一个喝醉了,大骂魏忠贤,旁 边一人制止他,怕他惹祸。这时候门外进来一个人,故意挑逗那个醉者,说魏忠贤好生厉害,让他听到可不得了。那醉者借着酒劲说:"他能奈何得我?能剥了我的 皮吗?"那人冷笑一声,亮出了东厂番役的身份,将那醉者绑去,活活剥了皮。

  阉党对东林党人采取斩尽杀绝的政策。天启六年(公元 1626年)尽毁天下讲学书院,以绝党根。又仿宋元党禁之例,立东林党人碑,将东林党人永远禁锢。天启六年顾秉谦修成《三朝要典》,将东林党人描述成专权 乱政、结党营私、危害国家的小人,丧失封疆的罪人,宣布永远禁锢。

  魏忠贤尝到了权力的滋味,他的党羽们亦从中取得了好处。为了长保荣 华富贵,这些人对魏忠贤献媚取宠,无所不用其极。魏忠贤俨然是太上皇帝,所缺的只是名义。阉党分子想尽办法为他歌功颂德。天启六年六月,浙江巡抚潘汝桢上 疏,请"建魏忠贤生祠,用致祝福"。朱由校马上降旨同意。为表彰魏忠贤心勤体国,钦赐祠名为"普德"。生祠很快在美丽的西子湖畔建立起来,坐落在关公与岳 飞庙之间,备极壮丽。有一位提学副使黄汝亨从门前经过,微微叹息一声,结果被守祠的太监当场打死,地方不敢过问。杭州生祠一建,建祠之风迅速吹遍全国。各 地督抚大员纷纷效法,唯恐落后,规模也越来越大,越来越华丽。到处都发生拆民房、拆庙宇,甚至拆学宫建生祠的事情。建造费用起初由各官捐献,后来皆是动用 国库银两。每一个生祠都请皇上命名。其名歌功颂德,调门越来越高。如"广恩"、"崇德"、"仰德"、"旌功"、"德芳"、"威仁"、"嘉猷"、"隆 勋"、"报功"、"感恩"、"存仁",不一而足。一年时间,全国从京城到各省,从通都大邑到边荒蛮地,生祠遍布,对建造生祠不热心者立即逮捕治罪。各地生 祠建好后都举行盛大的迎喜容仪式,文武百官皆行五拜三叩头之礼,像对皇上一样,只差没呼"万岁爷"。

  确定继位人是他做的唯一明白事

   熹宗的身体本来是很好的,他喜爱户外活动,兴趣广泛,爱玩善玩,精神与身体一直非常健康。天启六年(公元1626年)春他划船落水以后身体大不如前,常 常闹些毛病,日益虚弱起来,脸和身上都出现了浮肿。到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六月间又一次病倒,这次更是严重,惧热怕冷,时发高烧,浮肿也更加厉害, 脸色黄里透青,吃饭也越来越少,说话也没有力气。这下忙坏了御医们,也吓坏了魏忠贤一伙。朱由校的饭原来是魏忠贤、客氏、王体乾、李永贞四家轮流操办的, 不吃尚膳监的饭。四家为讨朱由校的高兴,饭菜一家比一家精美,尤其是客氏所做的御膳更是精美绝伦,朱由校特别爱吃,称做"老太家膳"。朱由校病倒后,四家 都在吃上下大功夫,想补一下他虚弱的身体。阉党分子霍维华向朱由校进献了"仙方灵露饮"。其法用银锅蒸馏五谷,取其精华制为饮料,甘洌异常。朱由校喝后觉 得很好,但喝了几天也就没有兴趣了。待到七月间,朱由校的病情明显恶化。客、魏二人不免心中焦愁,他们依靠朱由校这个大靠山,原认为一世尊荣是不成问题 的,而今年轻的君王眼看要命归天府,怎不使他们惶惶不可终日。这时候,京师传出了魏忠贤欲谋篡位的谣言,一传十,十传百,满城风雨。人们心中惴惴不安,皇 后张氏更是焦虑。

  张皇后是河南生员张国纪之女。天启元年(公元1621年)四月二十七日选为皇后,与朱由校完婚。张氏风姿绰约,美色 天成。成婚之初她与朱由校感情还算好。然而,他们二人的性格悬殊太大,时间久了产生摩擦。朱由校好动爱玩,张氏喜静厌游;朱由校不谙事理、不明大义,不懂 得自己的职责,一副纨绔子弟的性格,张氏通达事理、深明大义,对国事家事都有一定的看法。这样水火不容的性格凑合在一起,难免要造成双方感情的破裂。

  张氏平时喜欢静静地在房中干些杂活,或者看看书、写写字。朱由校去玩时总是来叫她,她多是托病不去。实在推不掉就去一会儿,很快就回来,脸上也无高兴之色。时间久了,朱由校也厌烦了,不再叫她。显然,他不乐意与这个不会玩的妻子在一块儿活受罪。

  张皇后看到客氏、魏忠贤横行霸道乱国乱政,心中十分气愤。

   但她给朱由校说朱由校根本不听。有一次,张氏在读《史记》,朱由校玩得满脸是汗跑进来了,问张氏读的是什么。张氏说《赵高传》。"赵高?谁是赵高?"朱 由校问。"大奸似忠,毒如蛇蝎,指鹿为马,颠倒黑白,坏秦朝锦绣天下的小人!"张氏气愤地说。朱由校才不管他赵高是何方神圣呢,他似懂非懂地朝张氏一笑, 又玩他的去了。

  客氏最担心张氏控制朱由校,所以时时处处对张氏提防和限制。客氏在宫内大摆威风,以朱由校的母亲自居,根本不把嫔妃放 在眼里,对张皇后也是如此。客氏对朱由校既像母亲对于儿子,又像少妇对于情人,一种与生俱来的嫉妒心使她不能容忍任何女人占据朱由校的心。对客氏的横暴, 张氏非常反感,她曾当面斥责过客氏,因此,客氏、魏忠贤与张后结下冤仇,必欲铲除而后快。天启三年(公元1623年),张皇后怀了孕,客氏将张皇后宫中下 人一律换成她的心腹,在侍候张氏时粗手粗脚。终于有一天,一个宫女给张氏捶背用劲过猛造成张氏流产。朱由校的其他妃子也有生育。范贵妃生悼怀太子慈焴,容 妃任氏生献怀太子慈炅,皆殇。朱由校嫔妃如云,但他不好色,晚上一般看戏看到很晚,倒头便睡,一觉到天亮。客氏又故意限制他与嫔妃接触,故此外再无生育。 朱由校一心在玩上,对有没有儿子并不在意,而张氏对朱由校子嗣问题却是很焦急。

  朱由校的重病和外间的传言使张皇后忧心忡忡,她最担心 的是皇位的嗣继问题。她首先想到的是朱由校同父异母的弟弟信王朱由检。朱由校无子,信王又是他唯一的弟弟,遵照"兄终弟及"的原则,信王是皇位当然的继承 人。信王当时已17岁,与朱由校即位时的年龄差不多大。信王沉毅冷静、通达情理、深明大义,素有贤名,张后早有耳闻,因此,她看中了朱由检。张皇后虽然被 朱由校冷落,但中宫名号尚在,万一朱由校突然死去,未留下遗嘱,她可以用中宫的名义发布关于继承人的谕旨。但张皇后还是希望在朱由校活着时就把此事确定下 来。

  自从生病之后,长时间辗转于床笫,朱由校有了反思自己一生的时间。大概出于良知的发现,自天启七年,朱由校的性格发生了某些细微 的变化。他开始注意他周围的人,对张后的态度也渐渐转变了,张氏因此可以经常陪伴在他的床边。就在八月初,张氏对朱由校提起了信王,说信王可以托付大事。 朱由校表示同意。到八月八九日间,朱由校病情加重。魏忠贤等人时刻守在宫殿内外以防不测。张后劝朱由校召见信王一次,由于客、魏防范太严未成。十一日,魏 忠贤休沐。张后借这个机会,传旨召进了信王。

  信王来到乾清宫,见到了他的哥哥。看到朱由校全身浮肿、气息奄奄,十分难过。朱由校强打 起精神说:"我弟将来要成为尧舜一样的君主,你要好好照顾你的嫂子。"又说:"魏忠贤、王体乾皆是忠臣,可以信任,可以大用。"信王只是伏地叩头,不敢回 声。召见结束后,张皇后叮嘱他多加保重,随时注意事态变化。朱由校昏昏庸庸过了20余年,只有召见信王确定继位人是他做的唯一明白事。但至死他对客氏、魏 忠贤的眷恋丝毫未变。天启七年(公元1627年)八月二十二日下午申时,统治天下七年,将大明元气戕毁殆尽的熹宗朱由校撒手离开了尘世,时年23岁。而失 去靠山的魏忠贤,在去往凤阳皇陵担任烧香太监的途中,听到崇祯皇帝下旨处死自己时上吊自杀。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