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野史秘闻 > 假设这二人箭锋稍猛,努尔哈赤起兵之初便已死于非命

假设这二人箭锋稍猛,努尔哈赤起兵之初便已死于非命

2018-10-27 09:51:57 来源:读历史网

  万历十一年,明辽东总兵李成梁决意发兵灭了建州女真豪强王杲部落。结果一番乱战,作为明军向导的王杲亲家觉昌安、女婿塔克世,死于非命。

  他们死于明军刀下,有可能死于阴谋!

  李成梁仆从、塔克世长子努尔哈赤,闻讯祖、父噩耗,赶紧逃脱,凭借“遗甲十三副”聚众复仇。他不敢向能征惯战的李成梁挑战,只好诿过于建州左卫图伦城主尼堪外兰。

  努尔哈赤以建州左卫枝部酋长、明都指挥使觉昌安的后人,派人向明朝廷喊冤,最后得到了敕书三十道、良马三十匹、封号龙虎将军,以及正式颁发的都督敕书。

  龙虎将军,为武官二品散阶。《明史·职官志》记载:武官六品,勋阶十二等,散阶三十等,散阶内,“正二品,初授骠骑将军,升授金吾将军,加授龙虎将军。”而都督为正一品,高了明朝在辽东最高军政长官——辽东总兵——两个品阶。

  蒋良骐在《东华录》卷一中将觉昌安、塔克世之死,与努尔哈赤向明朝讨说法,以及明廷对他的政治安慰,笼统罗列在:

  “癸未年(明万历十一年),满洲苏克苏浒河部图伦城有尼堪外兰者,阴构明宁远伯李成梁遣辽阳副将攻克沙济城,杀城主阿亥章京,复合兵攻古勒城,城主阿太章京妻,乃礼敦巴图鲁之女。景祖闻警,恐女孙被陷,偕显祖往救,先后入城,欲携女孙归,阿太章京不肯。成梁攻城不克,尼堪外兰请往招抚,绐城中人以能杀阿太章京来降者,即命为城主。城中人信之,遂杀阿太章京以降。成梁诱城中人出,尽屠之,并害二祖。太祖闻之大恸,诘明边吏。明归我二祖丧,与敕三十道,马三十匹,封龙虎将军,复给都督敕书。”

  景祖即觉昌安,显祖为塔克世,这是顺治五年十一月“戊辰,祀天于圜丘,以太祖武皇帝配。追尊太祖以上四世”(《清史稿·世祖本纪一》)所进行的追尊。

  值得注意的是,蒋氏记载努尔哈赤受封龙虎将军的时间点有误。

  努尔哈赤重整旧部、起兵叫嚣时,虽有弟弟舒尔哈齐和悍将安费扬古、额亦都等人的帮衬,但他只聚众数十人,不足以与拥兵百万的明朝大皇帝叫板。

  所以,他“年年向帝叩拜”(王在晋《三朝辽事实录·总略·建州》),老实称臣,多番进贡,送还人口,乞讨职衔,于万历二十年八月丁酉,“建州等卫都督等奴儿哈赤等进上番文,乞讨金顶大帽服色及龙虎将军职衔。下所司议行”(《明神宗实录》内阁文库本卷二十),直至二十三年才被获准。

  为了得到这一份职衔高过辽东总兵的政治护身符,努尔哈赤煞费苦心、四处征讨,还差点丢了性命。

  事情发生在万历十二年九月。

  努尔哈赤刚拿下苏克苏浒城不久,又率兵五百,南下进攻董鄂部齐尔答城。城主阿海巴颜只有四百部众,于是向董鄂部长屯珠鲁巴颜求援。

  狂风暴雪,援兵受阻。

  努尔哈赤围攻齐尔答城,纵火焚烧城楼及村庄庐舍,浓烟大起。

  努尔哈赤佯作退兵,阿海巴颜开始懈怠。殊不料努尔哈赤亲率十二名勇士,趁浓烟杀入城中,突发起兵,斩杀四人,获甲二副。

  这份斩获,于当时部落械斗而言,也是一份胜利。

  在班师途中,努尔哈赤遇到建州女真完颜王甲部首领孙扎秦光滚前来拜谒。

  孙扎秦光滚说:董鄂部瓮郭落城,与他有仇,曾将其擒获。今向贝勒您求助,请发一支劲旅帮我复仇。现在您已兴兵至此,不妨趁势出击,勘定一方。

  努尔哈赤怀握统一女真的雄心壮志,早已定下远交近攻、联大征小、联合征剿、分别征抚的战略。王甲部长不请自来,所提出的正好符合努尔哈赤的战略意图。

  于是,努尔哈赤欣然答应,一夜急行军,来到瓮郭落城下。

  怎知,孙扎秦光滚兄长之子戴度墨尔根,一直想做王甲老大,故暗中派人赶在努尔哈赤的前面给瓮郭落城送信。结果,瓮郭落有了准备,收兵入城,坚城固守。

  戴度墨尔根对努尔哈赤并无好感。他甚至想借机灭了努尔哈赤。

  戴度墨尔根的套中计险些得逞。

  努尔哈赤差点命丧瓮郭落城下。

  不谙内情的努尔哈赤,再次玩火攻,却没料到准备充分的对方守将鄂尔果尼箭术不凡,对着站在屋顶向城中射箭的努尔哈赤回报一箭。

  一箭中的。

  鄂尔果尼的箭,贯穿努尔哈赤头盔,“伤入指许”(《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二)。

  年轻就是好。二十六岁的努尔哈赤忍痛拔箭,借着烟雾空隙,对着跑动的鄂尔果尼回射,贯穿其大腿,使之应弦而倒。

  而努尔哈赤呢?“流血至足”,但还是继续鏖战,颇有英雄气概。

  城中又飞来一箭,射中他的颈部,不仅贯穿护颈的锁子甲,还“砉然有声”。

  剧痛无比,努尔哈赤伸手拔箭。没想到箭头如钩,扯出“血肉并落”“血涌如注”。

  努尔哈赤危在旦夕,踉跄欲倒。部下赶紧上前扶主,结果被他制止。

  努尔哈赤说:你们莫来,莫让敌人看到我的惨况,让我慢慢下去。

  他一手扪住创口,一手拄弓而下。

  下去后,才是二人扶掖而行,没走几步就昏倒了,吓得诸将皆大惊,相互怨咎。

  这是瓮郭落城另一名守将罗科射的。

  努尔哈赤的伤势,《清太祖高皇帝实录》卷二中写道:

  “少苏,裹创,迷而复苏者数四,苏辄饮水。凡一昼夜,血犹不止。裹创厚寸余,至次日未时,血始止。”

  《皇清开国事略》卷一所记,稍有详略之异,即少了何时止血之事。

  这是努尔哈赤第一次身受重伤,且是致命伤,伤到只能“弃垂下之城而还”。

  大难不死的努尔哈赤伤愈后,重整旗鼓,一举拿下瓮郭落城,擒获了曾差点要了他性命的鄂尔果尼和罗科。

  诸将请求杀了这二人。努尔哈赤却情深意长地说:

  “两敌交锋,志在取胜。彼为其主乃射我,今为我用,不又将为我射敌耶?如此勇敢之人,若临阵死于锋镝,犹将惜之,奈何以射我故而杀之乎!”

  努尔哈赤不但没有杀掉他们,还命他们做牛录额真,统辖三百人。

  清人之所以不避巨细、声情并茂地在官修正史中记载此事,目的在彰显努尔哈赤的襟怀大度、不计小怨,而能广聚人才,而成就其开创清朝之伟业。

  虽然这两人最终没有成为清初名将,甚至不知所踪,但努尔哈赤对他们的义释与重用,却为两年后赢得了董鄂部新任首领何和理的率部来降。

  何和理归附太祖,屡立战功,位在五大臣之列。后来,太宗追封其为三等公,世祖追谥其为温顺,勒石纪功,名垂青史。

  昭梿在《啸亭杂录》卷二中高度赞赏怕老婆的“何温顺公”归来巨功:

  “高皇初起兵时,满洲军士尚寡,时董鄂温顺公讳何和理者,为浑春部长,兵马精壮,雄长一方。上欲藉其军力,乃延置至兴京,款以宾礼,而以公主妻之。公乃率众归降,兵马五万余,我国赖以缔造。萨尔浒之役,卒以败明师者,皆公兵马之力也。”

  再回到鄂尔果尼、罗科箭射努尔哈赤一事上来看,倘若他们力道更足一些、箭锋更猛一些、分寸更准一些,努尔哈赤不免提前呜呼哀哉,哪有什么天命年号,那么后金就不可能出现了,更不遑论后来的大清王朝了。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野史秘闻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