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多格尔沙洲海战英德两大强国海战的首次交锋

多格尔沙洲海战英德两大强国海战的首次交锋

2018-11-03 09:31:25 来源:读历史网

  1914年11月,英国大舰队迎来了第一次低潮期——战列巡洋舰“大胆”号沉没,战列舰“阿贾克斯”和“铁公爵”号返厂改进动力系统,“猎户座”号由于蒸汽轮机故障正在修理,“征服者”号也在进行改装,新征用的2艘土耳其战列舰“阿金考特”和“爱尔兰”号还未完成转换训练;战列巡洋舰“无敌”、“不屈”及“大公主”号则被派出搜索斯佩舰队。尽管当月战列巡洋舰“虎”号和战列舰“本鲍”和“印度女皇”号加入大舰队,但这3艘新舰还未完成调试。此时大舰队中只有17艘战列舰和5艘战列巡洋舰可动,同时,德国公海舰队拥有战列舰15艘,战列巡洋舰5艘。这是整个大战期间英、德双方舰队实力接近的时期,但德国海军并没有抓住这个千载难逢的时机,而是采取打了就跑的偷袭战术。

  11月2日,希佩尔率战列巡洋舰“塞德利茨”、“布吕歇尔”、“毛奇”和“冯·德·坦恩”号在4艘轻巡洋舰及若干驱逐舰掩护下,炮击英国沿海城市雅茅斯,而轻巡洋舰“斯特拉尔松德”号则乘机布设了约120枚水雷,然后在英国舰队拦截之前赶回基地。12月15日,希佩尔又率领“塞德利茨”、“布吕歇尔”、“毛奇”、“冯·德·坦恩”和“德弗林格尔”号在4艘轻巡洋舰及2个驱逐舰分队掩护下,对英格兰北部斯卡伯勒进行炮击,并与英国岸炮发生交火。英国平民在炮击中122人死亡,433人受伤,其中包括相当数量的儿童。德舰队再次安全返回基地。

  1915年1月23日,在没有月光的夜间,弗兰茨·希佩尔海军中将的四艘战列巡洋舰、四艘轻巡洋舰和十九艘驱逐舰溜出了威廉港。他的目标是多格尔沙洲,那里是英国和丹麦之间北海中途的一片广阔沙洲,以鳕鱼驰名。

  1915年1月初,德飞艇发现多格尔沙洲海域经常有英轻型巡逻舰只出没,公海舰队参谋长艾克曼少将因此劝英格诺尔上将派出战列巡洋舰编队突袭它们,以雪赫尔戈兰之耻。因为“冯·德·坦恩”号尚在船坞进行维修,英格诺尔起初不赞同这个计划。但在艾克曼极力说服下,他同意于1月24日采取行动。

  1月23日16:45,希佩尔率领第一侦察中队的4艘战列巡洋舰和第二侦察中队的4艘轻巡洋舰以及19艘驱逐舰从杰德河口出发,前往多格尔沙洲,准备在次日拂晓赶到该海域扫荡英国舰艇和渔船。

  然而德国人却不知道英国人已经取得了一种秘密优势。早在1914年8月,俄国在芬兰湾口击沉德轻巡洋舰“马格德堡”号,一名俄国潜水员清查这只船的内部时,在残骸旁边的浅水处刚巧碰到了一只铅制的箱子,在里面意外发现了一份情况紧急时抛弃的德国海军的密码本和旗语手册。密码本浸了水,但还能看得清,里面有德国北海的军用方格坐标。俄国人把这无价的发现提供给英国。使英国海军部轻而易举地破译了德国海军的无线电密码。由于德国人从不对密码做大的改动,所以英国海军通常总能预先知道公海舰队的行动。英国东部海岸从苏格兰到多佛尔海峡一带分布的无线电测向台截获了德国人水面和水下的大部分电报,确定出发报位置后把电文报到海军部破译,为可能的行动提供情报。英国无线电情报系统正是这样截获和破译了要希佩尔出航的命令。

  英海军部据此命令贝蒂第二天清晨率领第一、二战列巡洋舰中队的五艘战列巡洋舰和四艘轻巡洋舰出港截击。同哈里奇分舰队的三艘轻巡洋舰和三十艘驱逐舰在赫尔戈兰岛以西约一百九十英里会合。这个海军中队在贝蒂的指挥下去迎击德舰。当时海面平静,能见度很好。贝蒂只稍微提前了一点儿。

  希佩尔的先头侦察舰,轻巡洋舰“科尔贝格”号从东南方向驶来,在上午7时过后不久,她看到了英轻巡洋舰“阿雷苏萨”号。接到交火报告的希佩尔自然将英舰认定为巡逻舰只。他命令战列巡洋舰迅速赶往交火点。

  就在这时,编队前方的轻巡洋舰“斯特拉尔松德”号发电报告:西北偏北方向出现大型战舰的烟柱!希佩尔在截获的无线电报中发现了英第二战列巡洋舰中队的呼号后立即掉头向威廉港全速返航。队列中,最前面的是旗舰“赛德利茨”号,最后面的是速度较慢的老舰“布吕歇尔”号。

  英国人马上开始追击。08:52,贝蒂的旗舰“狮”号在20,000码距离上开始射击,09:09击中了“布吕歇尔”号。09:11,希佩尔的旗舰“塞德利茨”号在18,000码距离上还击,其他德舰也纷纷开火,火力主要集中在英舰队的先导“狮”和“虎”号上。09:28, “狮”号被命中,炮弹穿透水线下装甲并爆炸,海水浸没一座煤舱,但不影响作战能力。

  英战列巡洋舰追得越来越近,贝蒂发出信号:“攻击各自的指定目标。”这道命令引起了一些混乱,德“毛奇”号没有受到任何英舰的攻击。然而“布吕歇尔”号因为在纵队的最后,又慢又暴露,所以英舰都对准“布吕歇尔”号。09:40,“狮”号1发13.5英寸炮弹穿透“塞德利茨”号炮塔的炮座并爆炸,引燃了提升通道内的发射药筒,致使火势迅速向上方炮塔和下方弹药库蔓延,2座炮塔159名官兵无一幸免。“塞德利茨”号舷侧火力顿时减少一半。10:01,“塞德利茨”号的1发280毫米炮弹命中“狮”号,打坏了2台发电机。10:18,“德弗林格尔”号的2发305毫米炮弹相继命中“狮”号,其中1发炮弹穿透水线下主装甲带,造成左舷锅炉水舱进水,锅炉水被海水严重污染。这使得“狮”号以15节的速度落在后面。

  可怜的“布吕歇尔”号被连连命中,炮弹一路钻进了锅炉舱,引燃了煤舱中的贮煤。一发炮弹在轮机舱爆炸,带着火苗的油料四处飞溅。“布吕歇尔”号全舰起火并向左舷严重侧倾,逐渐掉队。在一个多小时内,这只船因内部爆炸而剧烈摇晃起来,但不肯下沉。

  希佩尔利用机会加速返航。贝蒂不能“狮”号来追击,指定“新西兰”号的舰长阿奇博尔德·穆尔海军少将接替指挥,并发出信号:“攻击敌人的后方”。他指的是还在开火的“德弗林格尔”号。但小心谨慎到胆小的穆尔,看错了贝蒂的命令,带领整个舰队和英轻巡洋舰一起用暴风雨般的炮弹炮轰已经不能进行任何抵抗的“布吕歇尔”号。英国取得大捷的良机就这样丢失了。

  贝蒂立即再打旗语:“向敌人靠近些。”,于是穆尔就向“布吕歇尔”号靠近些。“布吕歇尔”号于12时15分徐徐倾覆了。当希佩尔的舰只在东南地平线上消失时,贝蒂转移至快速驱逐舰“攻击”号,赶上了他的中队,再转移至战列巡洋舰“皇家公主”号,恢复了指挥。

  此时,海面上布满逃生的德国水兵,而德军L5飞艇也出现在上空。乘员们并不知道下面的战况,误将“布吕歇尔”号认作沉没的英舰,反而向正在打捞遇难者的英驱逐舰投下炸弹!当L5号飞艇返回基地后,报称1艘英战列巡洋舰沉没,德舰上的一些军官也信誓旦旦地声称看见英国列队中第2艘战列巡洋舰爆炸沉没。这个“令人振奋的消息”使德国大呼胜利。直到战争结束,当时并不在场的舍尔上将在撰写回忆录时,仍然坚称击沉英战列巡洋舰“虎”号。

  12时30分,海军部的电报警告贝蒂,德国的整个公海舰队已经开出,要把希佩尔的舰群护送进耶德湾。在贝蒂向英国返航时,主力舰队开到现场,协助把打坏的“狮”号拖回罗赛斯修理。

  英国报界把多格尔沙洲海战作为皇家海军的胜利而为之欢呼,但英国海军高级军官们得知具体详情之后普遍感到气愤。凯斯准将轻蔑地说:“还有那些被打败的军舰需要去击沉,而穆尔和那伙人的望远镜却都对准了可怜的、倍受折磨的‘布吕歇尔’号,这是这场战争中最不幸的一幕。”

  军官们发表自己的观点,认为在这种情况下穆尔应当根据常理行事,而不应该毫无疑义地盲目执行。老费希尔勋爵吼道:“只要他身上有一丁点纳尔逊的气质他就会追下去,而不管什么信号!像纳尔逊在哥本哈根和圣文森特角那样!战争中的第一原则是不服从命令。任何傻瓜都会服从命令!”

  贝蒂发狂了。他后来说:“那天的失望使我不堪回首。每个人都以为那是个大胜利,而实际上却是一场惨败。我原是打定主意要打沉全部4艘的。我们原是能够击沉4艘的。”

  德国皇帝的火气一点也不比费希尔勋爵的小。英格诺尔当初没让战列巡洋舰做好准备,赫尔戈兰湾海战中没用得上,现在他又没能在多格尔沙洲海战中让战列舰去支援希佩尔。德国皇帝立即解除了英格诺尔公海舰队指挥官的职务,让老迈多病但却忠实听话的海军上将胡戈·冯·波尔接替。他告诫波尔要比其前任谨慎些。波尔完全忠诚地遵从皇帝的旨意。采取了舰队绝对不活动的政策。波尔在1916年1月因绝症不得不辞职。这10个月内,他仅仅指派舰队进行了5次“出击”,而且没有一次离开赫尔戈兰湾192公里以上。

  多格尔沙洲之战未能以更有决定性的胜利告终,多半由于无能的穆尔少将,他立即被撤职。德国海军的损失是一艘战列巡洋舰被击沉,其他两艘受损,九百五十四名船员阵亡。英国的损失包括两艘船受损和十五人阵亡。德国海军部最不安心的是英国人预先知道它的海军行动。此后十八个月中,德国公海舰队把重点放在潜艇活动方面。

  舍尔在接任公海舰队司令后,总结多格尔沙州之战的经验和教训之后,制定了日德兰的诱敌计划,却不知谨慎的杰利科每次出击都将整个大舰队置于战列巡洋舰队的后方。而贝蒂则对在多格尔沙州放走希佩尔耿耿于怀,发誓一有机会就要歼灭德国侦察舰队。

  “塞德利茨”号的损伤也给德国人上了一课。该舰在战斗中仅中弹2发就严重丧失战斗力险些沉没,其中隐患必须杜绝。而尽管“狮”号中弹16发,“虎”号中弹6发,但均没有命中要害,使得英国人忽略了其中弊端。

  英国的大舰队与德国的公海舰队之间的力量悬殊决定了双方的海军战略。1914年,大舰队拥有无畏舰21艘,而公海舰队只有13艘。如果算上其余大型水面舰艇如前无畏舰,战巡,装巡和普通巡洋舰,大舰队对公海舰队的优势接近2倍。这也是英国自海战史进入蒸汽时代以来一贯的战略目标,即在海军力量方面拥有比任何一个对手高两倍的优势。力量上的优势决定了英国可以在一次集中各自全部海军力量的舰队决战中稳操胜券,因此一次舰队决战对于英国来说是十分有利的,当然前提是投入决战的力量必须是英国海军的全部力量。但是对于德国来讲,与英国进行主力舰队决战是下下策。因此德国的海军战略与英国不同,在建军思路上也是以建设防御型的海军为准。德国海军战略是依靠舰队防御北海,通过其存在牵制英国的主力舰队使其不敢离开英伦三岛海域,同时以潜艇对英国主力舰队进行骚扰或是让潜艇在航路上攻击英国商船。

  1914年,费希尔的心腹,皇家海军炮术专家,海军上将杰里科被任命为大舰队司令。时为海军部首席海务大臣的丘吉尔对杰里科曾有一段著名的评论,他称杰里科为“海军军官中唯一一位能够在一个下午的时间内输掉战争的人”。其实,这一评价对于杰里科来说是很不公平的,更何况在1914年临阵换帅,任命杰里科当大舰队司令的不是别人,正是丘吉尔本人。杰里科当时认为临阵换帅不利于舰队事务,建议海军部该迁他为舰队司令参谋长,但这一请求遭到了丘吉尔的拒绝。杰里科上任后,以他特有的认真,严谨,冷静及对待海军事务一丝不苟的学者个性重整海军。他是一个不喜欢让运气决定结果的人,他担任司令后立刻开始猛抓大舰队的炮击训练,迅速提高了大舰队的官兵的战斗素质。相比之下,英国海军的另一位重要领导者,海军上将贝蒂却不具备杰里科的这些品质。贝蒂在成为被丘吉尔称为“海上骑兵”的战列巡洋舰队的司令前经历了流星一般的升迁,成为了继纳尔逊后英国海军中最为年轻的海军上将。贝蒂得以迅速升迁的原因在于他在数次战斗中表现出的勇敢,以及他在伦敦的影响力,但是从治军功绩方面来讲,贝蒂并没有什么成绩,甚至从来没有在海军事务参谋部服务过,这是他与杰里科在履历上的最大区别。

  贝蒂无疑是一个勇猛的海军将领,但是他治军时的过分自信以及他在海军内举世无双的名望使得他忽视了战列巡洋舰的训练。当杰里科率领大舰队风雨无阻的进行炮击训练时,贝蒂的手下们仍然陶醉在贝蒂个人的战斗精神光环下而充满自信,他们认为在贝蒂的带领下,他们是不可阻挡的。可是在后来的日德兰海战中,事实终于证明,在战列舰时代的海战中,只有训练有素的海军才是优秀的海军,战斗精神与昂扬的士气仅是其次。该战中贝蒂的战列巡洋舰队因为平时缺乏训练,除了玛丽皇后号的英勇奋战之外,其余战舰几乎毫无表现,而在战前几个月才临时被调到贝蒂战巡舰队的大舰队第5战队却表现出色。在埃文托马斯司令的率领下,由四艘伊丽莎白女王级战列舰组成的第5战队在19000码的距离迅速测距并精准命中德弗林格号,后来又重创了冯德塔恩号,吕佐号与赛德里茨号。低调的杰里科的治军方法在这一刻得到了回报,但这是后话了。

  大舰队的母港处于斯卡帕湾,这一港口控制了北海连接大洋的出入口,但地理位置却太过靠北,一旦敌人威胁不列颠的东海岸线,大舰队无法快速反应并赶到。海军部不止一次提议将大舰队母港向南移动,但都被杰里科拒绝了。他的理由是只有斯卡帕湾的反潜工事最为完备。对于第一次世界大战的各国海军来讲,鱼雷的破坏力一直是个被反复研究的话题。由于缺乏实际的战例,并没有什么学说能够对鱼雷对舰队造成的威胁进行估量。德国海军十分重视鱼雷艇与潜艇的发展。英国的鱼雷驱逐舰的特点是舰炮口径相对大,但鱼雷管数量相对小,而德国的鱼雷艇设计正好相反。杰里科为了确切评估德国的鱼雷艇与潜艇威胁力,特地组织了一批相关专家,以数学模型的方式对每次发现或预估的鱼雷攻击破坏力进行分析评估。根据研究的结果,杰里科写成报告并上交给海军部。他预言,如果英国海军母港南移,那么就给德国潜艇提供了绝佳的袭击机会。事实上他的预言是正确的,因为德国海军本就打算在保持公海舰队“存在”牵制大舰队的同时,频繁展开潜艇袭击来消耗大舰队。

  由于英国海军的母港仍然处于极北端,德国海军修改了战略。这次他们不仅仅要“存在并牵制”,而且决定时不时用战巡舰队快速在英国东部海域实行骚扰,然后在大舰队的抵达前迅速逃离。由希佩尔指挥的德国战巡舰队已经在1914年进行过了一次这样的炮击,但德国方面并不知道在这个1915年1月,英国早已通过俄罗斯意外获得的情报破译了德国方面的情报码,德国海军一切调动都会被英国海军部得知。1月15日,海军部得知德国方面已有2艘战巡出港,赛德里茨号与德弗林格号,但是英国海军部却不知道这次舰艇出港的具体目的地与行动计划,于是命令由巡洋舰与驱逐舰组成的侦查力量前往海里格兰去探知虚实。1月23日,英国海军部确认了德国战巡舰队的大规模调动,海军少将希佩尔率领以四艘战舰为核心的编队驶向多格尔沙洲,他接到的命令是“横扫位于多格尔附近的一切英国力量”。他的四艘战舰分别是旗舰赛德里茨号,紧接着是毛奇号,德弗林格号与一艘老旧的装甲巡洋舰布吕歇尔号。

  在斯卡帕湾,杰里科下令进行启航准备。贝蒂指挥的战巡舰队也已出击,战列分别是旗舰狮号,虎号,皇家公主号,新西兰号与不挠号,与此同时伴随战巡舰队作战的还有海军中将布莱福德指挥的全部由前无畏舰组成的第3战队,古德诺准将指挥的第一轻巡洋舰队。现在正值深冬,北海的海面冰冷而黑暗,在这片黑暗中,皇家海军一支战力强大的舰队从罗西斯港启航了。

  多格尔沙洲海战:

  凌晨时分,天空渐渐白亮起来,狮号的舰桥上观测到了远方的舰影并立即发出暗号令,对方准确的回答了,是先前英国海军部派到海里格兰的侦查舰队旗舰水精灵号。贝蒂命令古德诺准将的巡洋舰在战巡舰队前方展开,进行进一步侦查。不久,一艘巡洋舰,曙光女神号在4.5海里开外发现了一艘类似巡洋舰体型的舰影,曙光女神号发出暗号令,她得到的回答是由德国巡洋舰科尔堡号发射出的炮弹。多格尔沙洲海战开始了。

  现在天空渐渐明亮起来,科尔堡号在很短的时间内就三次击中了曙光女神号,后者一边将信息发给贝蒂,一边开炮反击,当炮弹开始在科尔堡号附近不停落下的时候,科尔堡号掉头撤离。

  7点30分,天空已经开始大亮了,古德诺准将的旗舰南安普顿号开始向希佩尔的战巡舰队方向航行进行侦查。在得知遭遇敌舰的信息后,德国海军才艺很高的海军将领希佩尔立即凭直觉感到这是个陷阱,不仅他面前的英国海军力量强大,而且大舰队正在准备启航向这个方向航行。希佩尔立即下令,让所有轻型舰艇向东转向,然后自己率领4艘战巡以单纵队的阵型向东航行,返回母港。

  一向勇猛善战的贝蒂自然不愿意放弃这个绝佳的战斗机会,他在狮号上向战巡舰队下令,以25节的航速前进追击!现在是8点15分。

  25节的航速仍不足以追上希佩尔的战巡舰队,不过这已经是英国战巡舰队的最末尾的战巡不挠号的理论最高速度了。令人敬佩的是,在不挠号的海员们的不懈努力下,这艘战巡正在超越自己的最高速度,现在她打出了26节的信号旗。贝蒂在狮号上升起信号旗赞许不挠号的努力,“干的不错,不挠号”。

  现在贝蒂的舰队已经慢慢追上希佩尔的舰队了,因为德国海军舰队序列中的老式装巡布吕歇尔的关系,希佩尔无法以最高航速甩开贝蒂。但是贝蒂目前的速度仍然不足以达到作战距离,为了缩短距离,贝蒂决定一拼了,狮号上很快升起了29节的信号旗,战列末尾的战舰无法达到这个速度也只好被甩开了。在这个高速下,即使是伴随战巡左右的驱逐舰也无法继续跟随,因为驱逐舰达到这个速度就会制造无数浓密的黑烟,这会影响到战巡的火炮射击。狮号的测距员们在因高速而颤抖的舰体上尽最大努力测量距离,然后报出2万码的数字,约为10海里。

  8点52分,狮号前面的13.5英寸主炮在最大仰角状态下开炮了,这枚炮弹在布吕歇尔号的船尾后方溅起水花。需要再次调整距离。

  终于,狮号找到了合适的距离,炮弹开始落在布吕歇尔号的船头前方,英国战巡舰队旗舰的前炮塔开始对布吕歇尔号展开齐射,可惜直到9点9分狮号才真正命中布吕歇尔号。

  不久,虎号进入了交战距离,将炮口对准布吕歇尔号,狮号于是将目标改为下一艘船,毛奇号。希佩尔的战巡同时也开始还击,她们将火力全部集中在狮号上,不久狮号附近水花四溅,被炮弹包围。

  9点28分,贝蒂的勇猛追击带来的不良后果显现了,狮号在水线上被击中,幸运的是并没造成什么严重损伤。贝蒂明白狮号承受不住四艘敌舰的集中火力,于是他下令将单纵队变为斜纵队,希望能以此分散敌舰的火力。同时他下令每艘战巡都对各自对应的敌人战巡展开攻击,让希佩尔舰队每艘战巡的射击都受到干扰。当时贝蒂舰队进入作战距离的有四艘战巡,狮号,虎号,皇家公主号与新西兰号。新西兰号开始对布吕歇尔号展开炮击,老旧的布吕歇尔号在英国战巡一系列猛攻之下已经渐渐支撑不住了。皇家公主号也开始攻击毛奇号。此时虎号的舰长犯下了一个严重错误,他想当然的认为英国战巡舰队五艘战巡已经全部进入作战状态,因此他决定与狮号一起夹击赛德里茨号,而虎号对面的毛奇号却在不受干扰的对狮号开展攻击。

  狮号渐渐开始找到状态了。9点40分,一枚从狮号上发射出的炮弹重创了赛德里茨号的后炮塔,引爆了弹药并引起大火,凭借三名船员的努力赛德里茨号才避免了毁灭,但是她的后炮塔已经被彻底打哑了。

  但是在这次关键的命中之后,狮号的射击又开始变得糟糕起来,在赛德里茨号与德弗林格号的夹击之下,狮号被多次命中。一枚击中其前炮塔的炮弹引起了大火,将前炮塔内的船员全部烧死。至于其余的战巡,他们在德国鱼雷艇的浓密黑烟阻隔下,无法找到准确落弹点,炮弹打远了也浑然不知,一个多小时内竟然无法命中德舰一次。直到伴随战巡作战的巡洋舰编队的古德诺准将发去讯息,告知他们的炮弹全部打远了。古德诺的巡洋舰开始围攻失败命运已经注定的布吕歇尔号。这段时间内,贝蒂在混乱的战场上误判我方战舰多次命中敌舰,认为决定性的胜利即将到来,事实却并非如此。

  10点18分,德弗林格号的12寸主炮2次命中狮号,并且都是水线位置,约100吨的水倾入了狮号的船底。狮号虽然目前可以保持速度,但是却不能继续在这种致命的火力下坚持多久了,他下令全体战巡摆脱战列主动与敌人接战。

  希佩尔的战巡继续向狮号上倾斜炮弹,但很快被贝蒂剩余的四艘战巡追上猛打,布吕歇尔号已经脱离了战列向左舷区域偏移,胜利在望。

  突然,狮号舰桥上传出了潜艇威胁的警告(实际上只是一条漂浮的鱼雷),贝蒂此时做出了一个错误的决定。他下令全体战巡向左舷转向90度规避。这一过分敏感的决定将会让英国战巡舰队丢失千辛万苦追赶德战巡的努力付诸东流,因为当贝蒂舰队向北转90度的时候,希佩尔的战巡舰队就可以趁机将他们甩开了。由于没有布吕歇尔号的牵绊,这是很容易做到的。

  贝蒂在下达转90度的命令后立刻意识到这个弯转大了。他收回先前的命令,然后升起向东北行驶的信号旗。他的意思是告诉其余战巡90度转大了,德舰正在向东南行驶,在转向90度后改向东北,可以弥补这一错误,追上希佩尔的战巡。同时,他又打出“与敌舰队后卫交战”的旗帜。但就在这时,贝蒂的旗舰狮号突然失去了动力,只得退出战列,现在战巡舰队由副司令,在新西兰号挂提督旗的莫尔海军少将率领。莫尔并不知道先前转向90度的目的,此时又见到狮号上面飘扬着两个信号旗,“转向东北”与“与敌舰后卫交战”。莫尔错误的理解为贝蒂的命令是让战巡向东北方向继续行驶并与已经被重创的布吕歇尔号交战,他领着其余战巡立刻向东北行驶追击布吕歇尔号,而希佩尔此时早已率领战巡向东南方向逃遁了。

  贝蒂当时并不知道莫尔的错误,以为其余四艘战巡已经追上了希佩尔的舰队,又因为先前他误判德国战巡被多次命中,他此时认为决胜的时刻到了,发出了多格尔沙洲海战的最后一道命令,纳尔逊著名的“近敌攻击”命令。

  事实上,这个信号旗是没有意义的,因为当时没有一艘战巡看见这个信号,她们全部在东北方向围攻正在做最后的英勇战斗的布吕歇尔号。终于,布吕歇尔号支持不住了,几近沉没,舰上的战斗旗被降了下来,几乎与此同时,英国的驱逐舰倾巢而出前去拯救如此英勇的船员。可惜的是,上空的德国飞机(根据某些资料,是L5飞艇)误以为沉没的布吕歇尔号是英国战巡,于是开始对英国的驱逐舰与救生船展开攻击,英国驱逐舰只得迅速放弃救援计划。布吕歇尔号的792名船员中,只有237人幸存…

  中午时分,贝蒂将舰队重新编组,当他得知他希望的决胜并没到来时,十分气愤。多格尔沙洲海战之后不久,莫尔就被解除了副司令的职务。

  尽管战果不佳,但仍是一场胜利。贝蒂的名声更响了,在响彻的名声背后,并没人注意到皇家海军最致命的问题,没人注意到低下的射击效率。杰里科本人并没参加这次海战,他手头只有贝蒂的报告,而贝蒂错误判定英国战巡多次命中敌人,因此即使是杰里科也没注意到什么严重的问题。海军部甚至在后来不顾杰里科的强烈反对,将第5战队调给战巡舰队,贝蒂被认为是新一代的纳尔逊。然而在日德兰海战中一切得到了验证,赛德里茨号后炮塔的船员们没有白死,贝蒂再次面对的希佩尔舰队是由已经改善了炮塔弹药管制系统的德国战巡,和经过刻苦炮击训练的德国炮手,在第一阶段的战巡战斗中,英国战巡在德国战巡的炮击下吃尽苦头,直到杰里科率领大舰队赶到以近乎完美的舰队指挥扭转了局势,但这是后话了。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