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第40节 茅焦进谏

第40节 茅焦进谏

2018-10-16 10:56:36 来源:读历史网

  这一年的夏四月,突然天降霜雪,甚至冻死了一些百姓。民间就开始有了一种议论:说秦王外迁并贬谪太后,子不认母逆了天道,所以上天才降下这样的灾祸。

   大夫陈忠进谏:天下没有没母亲的儿子,劝秦王把母亲迎回咸阳以尽孝道,天灾就会消失。秦王听了十分地愤怒,让人剥去他的衣服,光着身子扔在蒺藜(jí  lí)上,用棒子活活打死,又把他的尸体陈列在宫门之外,尸体旁立根木柱,上面贴了一张榜。榜文是:“有以太后事来谏者,视此!”

  就是这样,仍有不怕死的士大夫“卫道士”,来劝谏的仍然不止,秦王一律斩杀陈尸在宫门外,不几天就杀了二十七个人。

  当时正值齐王建和赵悼襄王来秦国进行“友好访问”,参加完宴会看到宫门外一排死尸,问是怎么回事,别人一解释,两人都私下议论秦王不孝。

  “不平则鸣”,有事在就有不怕事的,一个新的名人出场了——茅焦。因为他的冒死智谏,使他成为本书“十大奇谏”第一谏。

   茅先生是齐国人,嫉恶如仇但善于讲道理,是个不怕事的主。当时游说到秦国,住在客店里听到别人说了这事,来了劲了。生气地说:做儿子的囚禁母亲,这不是 逆天道大不孝吗?当即告诉店主,给我烧点开水,我要沐浴,明天上朝以死进谏秦王。和他住在一起的人都笑话他,说他愚顽,玩笑地说:明天宫门外又会增加一具 死尸。

  第二天天刚亮,茅焦饱餐了一顿,就要入朝。店主人很同情他,牵着他的衣服不让他去,茅焦撕断了衣角,毅然而去,和他住在一个屋 的几个旅客认为他此去必死,把他的衣服财物全都分了。茅焦来到宫门外,趴在尸体上大哭,还边哭边喊:齐国门客茅焦,请求临朝面见大王。秦王的内侍出来问: 你想要进言的是什么事,涉及太后的事吗?茅焦回答说:我就是为这事来的。

  内侍进去秉报秦王:外面有齐国说客求见,说是专为太后的事来进言的。

  秦王问:你把宫外那二十七具尸体指给他看了吗?

  内侍出来对茅焦说:你没看见地上这二十七具尸体吗?你怎么不怕死呢?

  茅焦说:我听说天上有二十八宿星宿,降生在人间都会是正人君子。现在死的有二十七个,还差一个,我来就是想把这数凑齐了。自古以来包括圣贤在内,谁都早晚得死,怕死有什么用?

   内侍把这话报给了秦王,秦王气坏了。说道:狂徒!敢和我对着干。吩咐左右侍从,把煮肉的大镬(huò)放在当庭,我要活煮了他让他没有全尸,看他还怎么 凑齐这二十八个数。说完是“按剑而坐,龙眉倒竖,口中沫出,怒气勃勃不可遏”。连说了几次“召狂夫来就烹”!可见秦王这时对母亲已经是恨到了极点。

  内侍去召见茅焦,茅焦故意地小步慢走。内侍催促他快走,茅焦说:我就要死了,晚一会和早一会又有什么区别?

  内侍挺可怜他,就扶着他走。茅焦到了台阶下,跪拜行礼说道:臣知道“有生者不讳其死,有国者不讳其亡,讳亡者不可以得存,讳死者不可以得生”的道理。现在生死存亡之计,大王就不想听听我这将死之人说点什么吗?

  秦王的满面怒容稍缓和了些,说道:有什么话你就说吧?

  茅焦说:忠臣不进奉承之言,明主不做狂悖(bèi)之事。主人有悖行而臣不直言,是臣负其君;臣有忠言而君不听,是君负其臣。现在大王有逆天之悖行,而大王自己还没意识到。所以罪臣有逆耳忠言,可大王又不愿听,如此自悖拒谏,我看秦国就危险了。

  秦王有点惊异地看着茅焦,脸色却越来越缓和,问道:你说秦的危险是指什么?我想听听。

  茅焦说:大王现在放弃了想统一天下的想法了吗?

  秦王说:没有。

   茅焦说:现在天下所以尊从秦国,并非都是因为秦的国力强大,军队善战,而且还因为大家在对各国诸侯做了比较之后,觉得您的仁德、雄略、才智能为天下之 主,所以贤人达者,忠臣烈士都在向您的身边聚集。可现在大王车裂了假父,会让人觉得不仁;摔死了两个弟弟,会让人觉得不善;而又把母亲迁居到棫阳宫当囚犯 对待,这又是无可争议的不孝。之后您又杀戮劝你行孝的忠臣,还陈尸宫门,这就有了夏桀、商纣残暴之象。您要统一天下,首先要德服天下,您这么做,天下人能 心服吗?当年舜帝能对每每生事害自己的母亲奉行孝道,才能继尧为帝。夏桀杀了忠言直谏的龙逢,殷纣杀了忠言尽职的比干才天下离心发生反叛。我劝您的话说完 了,我也知道我必死无疑。但我怕在我死之后,再没人敢说逆耳忠言,而非议诽谤并不会因为不当您的面说了就没有了,那时言路闭塞,积怨越来越多,忠臣良将闭 口,诸侯百姓离心,一旦诸侯反叛天下响应,秦还有统一天下的可能吗?那时秦的大业攻败垂成,千秋之业毁在您的手里,您不觉得可惜,不觉得自己是秦的罪人 吗?我的话说完了,请烹吧!说完走向大镬脱了外衣就跳。

  秦王急忙亲自走下大殿,左手扶住茅焦,右手招呼侍从,说道:把汤镬去掉。茅焦 说:大王已经张挂榜文拒绝进谏,您不烹了我不是言而无信吗?秦王马上派人撕了榜文,又让内侍给茅焦穿上衣服,让了坐道谢说:过去进谏的人只说我的不是,并 没能点明这事和秦国兴亡的关系,所以我才没有觉悟。现在听了先生一番话,茅塞顿开。

  茅焦又进言说:大王既然认为臣下说得对,那就应该现在去迎接太后回宫,宫门外的尸体都是忠臣的遗骸,请允许收葬。秦王立即让司里(管理城内街巷的官)收了二十七个人的尸身入棺,同葬在龙首山,取名“会忠墓”。当天秦王亲自去迎接太后,就让茅焦驾车向雍州进发。

   车驾到了棫阳宫,先让使者进宫传报,秦王跪地膝行到太后面前,母子抱头大哭。秦王召茅焦上前拜见了太后,说道:这就是我身边的颖考叔。当天晚上,秦王就 在棫阳宫住下,第二天请太后登辇(niǎn)先行,自己跟随在后面。进城时又自己亲自驾车,大队人马浩浩荡荡,无论是随行的还是围观的,都称道秦王的孝 行。

  回到咸阳,秦王让母亲重回了甘泉宫,母子欢宴,和好如初。太后另行宴请了茅焦,称谢说:是你让我们母子重新和好。秦王就用茅焦为太傅,爵位上卿。怕吕不韦和太后再弄出点什么事来,就下诏让吕不韦离开都城,回到自己封地养老。

上一篇:第41节 李斯脱颖 下一篇:返回列表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