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台儿庄战役中川军师长王铭章是怎样牺牲的?

台儿庄战役中川军师长王铭章是怎样牺牲的?

2018-11-03 10:45:25 来源:读历史网

  在震惊中外的台儿庄大战的序幕战中,川军二十二集团军四十一军一二二师中将师长王铭章奉命代理军长,指挥四十一军两师共五千余官兵守卫滕县城。川军士兵武器简陋,每团只有四门迫击炮四挺重机枪,全军没有一门大炮,轻机枪最缺,一个旅不过几挺.士兵主要靠川造步枪大刀和手榴弹作战.

  滕县位于津浦铁路北线,是日军占领济南后向南攻击台儿庄和徐州的必经之地。县城位于山东微山湖东侧,鲁南山区以西的湖滨平原上。县城四周为开阔之地。

  一九三八年三月十四日,日军矶谷廉介第十师团集合一〇六师团之一部,共三万余众南下。当日,日军攻破滕县北部山地防御阵地,向南包围县城。

  十五日,日军万余人在濑谷旅团长的直接指挥下开始向县城发起大举进攻。我第五战区长官部和我最高统帅部命令王铭章率部坚守滕县三日,以为台儿庄大战争取时间完成部署,并待援军增援滕县。

  日军以飞机、坦克、大炮狂轰烂炸掩护步兵向县城连续猛攻。二天来的残酷战斗,全城尽城瓦砾,城墙多处被毁,经多次铁血肉搏,我军伤亡惨重仍死战不退。

  至十七日午后,一二四师七四〇团团长王麟在东关阵亡,日军攻占了县城东门外的东关和县城南城墙。至此,我军弹药告瓮,援军已绝,我滕县守军已处于生死存亡的最后关头。

  占领东关的日军稍事整顿即对东城门发起猛烈攻击。同时,占领南城墙的敌人也以猛烈的火力和冲锋夺取了东南城墙角,并继续在城墙上向北逼近,以攻占东城楼。我东城墙南半部的守兵大部死伤,不能支持,余者退守到东门城楼的位置利用残缺的工事固守。

  防守东城门一带的是一二二师七二七团吴忠敏营。此时,城防司令张宣武团长和王志远旅长都赶来东城督战。

  进攻的敌人以炮火猛轰早已垮塌的城楼,城楼上残存的木头在燃烧弹的爆炸中燃起大火,城门洞在平射炮火的连续打击下完全敞开。进攻的日军不顾死伤,以源源不断的兵力成波浪式向东城门反复冲锋,又有一些鬼子登上城墙,跃入城中,东城门一带展开了残酷的巷战。

  在南城墙战斗最激烈的时候,总指挥王铭章亲临火线督战。异常猛烈的攻击已使王铭章意识到最后的时刻就将来临。三时左右,他在指挥部向临城的二十二集团军总司令兼四十一军军长孙震发出了守城以来的最后一道电文:

  立到,临城,军长孙,○密。独立山方面本日无友军枪声,想系被敌阻止。目前,敌用野炮飞机,从晨至午不断猛轰,城墙缺口数处,敌步兵屡登城屡被击退。职忆委座成仁之训,开封面谕嘉慰之词,决以死拼,以报国家,以报知遇。谨呈。

  王铭章。叩。

  电文发出后,王铭章命令通讯参谋随时准备销毁电台和密码又亲到火线督战,在城南遇到了正在指挥作战的一二四师三七〇旅旅长吕康。吕康告诉他,自己还有二百人。二百人!这时在危城中已经是一支了不起的队伍了,王铭章勉励道:“立南(吕康的字),依仗你了!”王铭章又说,要想法从西门外调进一些部队进来。西门外有一二四师的一个团,由于日军重点攻击方向在东门和南门,这个团的压力较轻,还有建制部队。

  吕康立即赶到西城门查看。此时西城楼上的守兵正在同南城墙压过来的鬼子交火,死死守住城楼。

  吕康又冒着弹雨登上城楼,刚一探头,一梭子弹打过来,一颗子弹从手臂上掠过,顿时血满衣襟。吕康顾不得包扎,刚一回头,卫兵忽喊:“旅长注意!”吕康抬头一看,有两个鬼子挺着刺刀已冲近城门。吕康挥手就是“砰砰”两枪,两个鬼子应声倒地。旅长亲自手刃两个敌人,吕康心中一阵快意!

  王铭章同吕康分手后又赶到城中心十字路口向东城督战。此时东城的巷战打得如火如荼,敌人就像决了堤坝的洪水,一波一波的地涌进来,双方士兵都在前赴后继,烟雾中刀光闪烁,喊杀声盖过枪炮声,张宣武团一连连长张奎智身先士卒率领残部跃入敌阵,以大刀砍杀数名鬼子后壮烈牺牲。

  临危受命上任接替王麟的七四○团团长何煋荣正指挥手下的二十余人在东城依托街道上的沙袋巷战,看见总指挥王铭章等人立即报告说,七四○团在西城门还有部队。王铭章点了一下头,随即命令何煋荣速去掌握,维护住西城门通道。稍后又改口道:“税师长身体有病,你立即去护送他出城!”看见何煋荣离去,回过头来看见在旁的医官邱自新,对他挥了挥手,命令道:“情况紧急,救护伤员要紧,快去!”邱自新是王铭章的表弟,自青年从军就跟着表兄王铭章,从当卫生员到军医官,感情甚笃。现面临生离死别之际,虽极不愿离去,但这是战场命令,于是离开王铭章,此后未再见面。

  邱自新走后,王铭章又看见在旁边督战的周同县长,赶紧几步上前,握住周同的手说:“周县长,援军不至,城破就在旦夕之中。你赶快去带领县府政要出城,不至覆巢卵破,多为县府留些人手。望善自珍重,或许后会有期,我不派兵护送了。”三个月的相处,军地主官建立了深厚的友谊,此刻四目凝视,双手紧握惜别。

  团长何煋荣带着几名贴身卫士护送着一二四师税代师长赶到西城门,这时已经占领西南城墙角的敌人和南城墙上的敌人不断用机枪向西城门扫射,子弹不断打到城门洞前。在西城门指挥作战的一二四师三七〇旅副旅长汪朝廉胸部中弹,身负重伤。城门洞里挤满了没有武器的散兵,另有一些拿着枪的散兵正在吕康的指挥下同敌人交火。

  吕康送走了税师长,又提着枪翻身回来督战。此时占领东门城楼之敌又已攻占东北城墙角,继而在城墙上向北城楼猛攻。北城楼守军武景文连伤亡猛增,已成势单力薄不支之状。看来占领城墙的敌人并不急于下墙以避免巷战,而把攻击的重点放在夺取城墙。此时如果敌人攻占北城墙,势必四墙合围,我城中守军残部将立即陷入绝境。

  吕康立刻集中起本旅蔡征营残部等数十人,亲自带领冲上北城楼,将东城墙来袭之鬼子击退,又分配兵士抢据工事抗击敌人。此时,东城墙、南城墙、西城墙三面之敌机枪火力集中对着北城墙开火。一阵刮风一般的子弹从几个方向同时扫射过来,不少官兵被打倒在地。

  此时,两颗子弹同时击中旅长头部:一颗从前额穿入从鼻左射出;另一颗从右颊穿入,从左耳根射出。一阵剧痛,一阵黑暗罩上心头,顿时昏迷过去。

  在这场弹雨中还有在吕康旁边作战的上尉参谋纪文典重伤、旅参谋主任罗毅威阵亡。

  东城门内的形势已经越来越一边倒,鬼子涌入越来越多,我七二七团伤亡越来越重。这个时候,敌人又以燃烧弹向东城内轰击,我死伤兵士尽被烧成缕缕骨灰。指挥作战的王志远旅长和张宣武团长双双重伤,被抢出战场,由周同组织的担架队转运到后方。至此,整座县城内已经没有指挥系统,成了人自为战的状态。

  看见形势已呈完全绝望的地步,参谋长赵谓宾对王铭章说:“城外的兵已经无法调进来,指挥部控制的弹药已经全部耗尽,城内部队已经无法指挥。我们已经达成任务、尽力了。现在,指挥部最好能转移到曾苏元那里去,再收容一些部队继读指挥作战。”王铭章想了一下,点了点头,随后给在西城门外火车站作战的一二二师熊顺义营长和曾苏元旅长打了一个电话,说明此意。

  这是王铭章在城中的最后一个电话,也是他一生中的最后一个电话。熊顺义接了电话后,王铭章要找曾苏元说话,熊顺义忙把电话交给旅长,敌人又开始向车站冲锋,熊顺义立即又出去指挥作战去了。

  警卫排保护着王铭章等人赶到西城门,殊知西城门的情况已经完全逆转。敌人占领了西城楼以南的城墙后又占领了西城楼,北城楼也被敌人攻占,正向西压迫。机枪子弹正打得像泼水一样迎面泼来,出城的最后一条通道被扼死了。

  现在,只有西城门以北的城墙还控制在我军手中。卢高暄营第十连武景文连长带领着该连最后十一名士兵利用城墙上的沙袋堆成工事和占领北城墙的敌人交火,在西北城墙拐角处坚守。该营第十一连张春山连长的残部守住西城墙北段与西城楼内之敌激战。在我军最后控制的西北城墙有一条坡道可以上下,赵谓宾指挥着卫兵退到这里。

  此时,王铭章看见全城被堵死,已无心再转移出去,决意在此与城共殉,拒绝上城墙。赵谓宾朝卫士呶呶嘴,两个卫士架起王铭章蔟拥着上了城头。这条坡道距城楼仅百余米,在城楼中的日本鬼子不用望远镜就能看出这行人非同凡响,手枪兵集中、服装与众不同,必是指挥机关无疑,于是集中机枪和炮火一起打过来。

  上了城墙的王铭章回过头来,最后扫视了一遍这座生死与共的古城,只见全城已是一片瓦砾,在街道上塞满了穿着灰布军装的尸体。日军的炮弹和燃烧弹不断在城中爆炸,机枪子弹带着尖叫声满天飞舞,到处都燃烧着熊熊大火,无数的烟尘汇成一条巨大的烟柱升腾到天空。东南西北四道城墙已经被敌人占去了三道半,眼看就将全面合围。城墙上的鬼子正在来回奔跑,不停地追逐城下的目标开枪扫射,狰狞的太阳旗在城头不断地晃动,指示着已经被占领的地段!

  王铭章朝卫兵挥挥手,命令身边最后的一个警卫排向南冲锋,企图拼死夺回西城楼,保护住这一通道,争取能有多一些残部出城。几十名手枪兵接到命令,抡起大刀和手枪不顾一切地跃出砂袋堆砌的工事就朝城楼冲锋。可是短武器如何能同长家伙交手!警卫排数十名壮士很快就全军覆没,在敌人机枪火力疯狂扫射下,通通被打倒在城头。紧接着,又一阵机枪火力和炮弹打过来。一发炮弹近处爆炸,火光闪后,几名官兵倒在地上,王铭章双手捂住肚子,也缓缓地倒了下去。

  卫士长李绍焜赶紧抱住倒下的王铭章,撩开军服。王铭章的腹部被弹片找开两个口子,鲜血如喷泉一样喷出。李绍焜连倒了三瓶白药在不断冒血的伤口上,用皮带扎住。此时王铭章圆睁两眼,上下颌紧咬,已不能言语,嘴里灌不进白药了。大家七手八脚解下绑腿,系住王铭章两腋,缒下城墙。指挥部的其余人等也都利用绑腿攀下城来,李绍焜背起王铭章就朝西关电厂方向猛跑,指挥部官佐也都朝这个方向撤退。可是,还没有到达电厂,一阵狂风暴雨般的机枪子弹追上了他们,把这一行人笼罩在毁灭的火网之中。王铭章身上又中数弹,在这里的所有人员,除卫士长李绍焜和受伤的卫士陈洪恩外,通通被打倒,全部壮烈牺牲,时间是下午五时左右。

  参谋长赵谓宾是最后倒地牺牲的长官。他腹部被打开花,肠子外露。他倒在地上后,朝抢护他的卫士陈洪恩挥了挥手,叫他赶快突围,向上级报告。

  在西关电厂牺牲的有:

  前敌总指挥、四十一军代军长、一二二师中将师长 王铭章

  一二二师少将参谋长 赵谓宾(象贤)

  上校副官长 罗辛甲

  少校参谋 范承谟

  谢大壎

  一二四师上校参谋长 邹绍孟(慕陶)

  上校副官长 傅哲民

  上校政训处长 缪嘉文

  少校参谋 张重

  少校军医主任 任×

  上尉特务连长 高德坤,等等。

  滕县县城终于在三月十八日上午陷落。二十二集团军守卫城县共三天半,达成了最高统帅部下达的任务。全集团军(包括在城外作战的四十五军两师)共伤亡七千余人,为台儿庄大战的胜利奠定了基础。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