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战史风云 > 九一八,不能忘却的记忆!之走进北大营

九一八,不能忘却的记忆!之走进北大营

2018-11-03 11:16:13 来源:读历史网

  73年前的9月18日,日军炮轰北大营,随后占领整个沈阳和东北。今天特意选发此文,特别是80、90后的同学,了解这段屈辱的历史。

  从1907年设立到1931年一夜成为残垣断壁,一直是驻兵重地的北大营历经二十四载荣与辱。

  在近四分之一的世纪里,从最初的清政府军队到张作霖的奉军、再到张学良的东北军,这里当时最大的后营驻过的军队不计其数。

  如今,这个昔日最大的兵营早已被楼群取代,唯有仅存的近百米长的三趟营房诉说着这里曾经发生的往事。

  当时最大的兵营

  20世纪初期,经历了近300年历史风霜的大清王朝,在内忧外患的夹击下,已是风雨飘摇,气数将尽。在乱世之中崛起的奉系军阀首领张作霖,吞并各方势力,在东北一家独大。

  张作霖十万大军分驻东北各处,留下大大小小无数兵营,其中最大的兵营当数沈阳的北大营。清光绪三十三年(1907年),清政府在东北正式设立行省,改盛京将军为东三省总督,徐世昌任第一任东三省总督兼管将军事务。在动荡的局势下,为了稳定局势,维持治安,徐世昌决定扩编军队,整治防务。为解决军队住宿问题,徐世昌下令在省城附近修建兵营,并在小北边门外喇嘛园子购置土地作为营址,此处距省城北门约5公里,西距南满铁路约300米。1907年3月动工修建。整个营区呈正方形,每边长约2000米。

  四周有两米来高的土围子围护着,土围子上面可以并行两人,在土墙两侧各挖1米深、3米宽的壕沟,夏季雨水流入沟内,形成天然护营河。土围墙每边中间都有卡子门,并设岗哨。南卡子门为当时主营门,设有卫兵室。门外大道经喇嘛园子、后老瓜堡与奉天古城的小北边门相连。营区内,南部为大操场,东、西、北三面均建有兵舍,按队、营、标(团)、协(旅)分别布设成方阵,中间为协统办公处。在大操场边缘和营房之间,有“马蹄形”的林荫路,路面宽3米,可并行四路纵队。南面从卡子门到协统办公处有大路直达,并筑有影壁墙。

  《东三省政略》中有关于北大营最早的叙述:“建造陆军第二混成协营房工程市平银三十二万五千两,支建造陆军第二混成协营房,收买敏低价值市平银七万五百十七两二钱。”

  作为清代的龙兴之地,当时的沈城四面楚歌,日本和沙俄的侵略浪潮已经席卷小西门以西地区。晚清时期在东部设立的北大营成为重要资本,并使用了当时全国最先进的装备。东三省总督徐世昌在《光绪三十四年(1908年)十二月十六日的第二混成协新建营房给工程局文》显示,“全协营房总共三千四百数十间,工程浩大,炮队(一营)原估房四百一十间,马队二百七十八间,火药库六间,军械库六十间……”

  翻开沈阳市图书馆内的相关资料,“奉天第二混成协(北大营),设有陆路炮一营,后又设有炮队一营,系从第四镇拨来,装备日造七生半速射陆炮十八尊。故此,奉天新军实有一镇又一混成协,其中炮队一标又一营。”

  随着营中驻军增多,北大营附近涌现出众多杂货铺、饭馆、菜市等,颇有热闹乡镇的气氛。

  张作霖驻进北大营

  张作霖是如何成为张作霖奉军的最大据点的呢?

  1911年10月10日,武昌起义爆发。武昌起义的消息传到奉天,这里的革命党人异常振奋,酝酿响应起义,为首者是张榕和蓝天蔚。两人志同道合,蓝天蔚的部队驻扎在奉天城郊北大营。

  武昌起义的消息,让东北三省总督赵尔巽感到唇亡齿寒。正在齐齐哈尔视察的他急忙赶回奉天,连夜召开会议,研究如何制止东北民众响应起义。

  奉天已是山雨欲来,赵尔巽显得很颓丧。他知道,蓝天蔚统帅的部队是奉天最精锐之师,几乎能左右奉天城的局势。虽然现在还有一支听任自己调遣的奉天中路巡防营也在省城附近,但与蓝天蔚的部队力量相差悬殊。

  面对严峻的局势, 他想到了吴俊升,也就是后来做了黑龙江督军的“吴大舌头”。吴俊升是昌图人,放马的出身,生性彪悍,敢闯敢拼,在清军中从士兵干到参将,担任奉天后路巡防统领,驻防通辽。赵尔巽起初对他寄予很大希望,试图让吴俊升力挽狂澜。

  赵尔巽本想秘密调遣吴俊升率部来奉天,然而没有不透风的墙,消息走漏了。这个被走漏的消息改变了张作霖的命运。

  张作霖当时是奉天前路巡防营统领,相当于团长,管辖的七个营中,有四个营的主官此时都在省城的讲武堂。 张作霖格外聪明,他根本没有请示赵尔巽,当机立断,率领500名精锐骑兵快马加鞭,昼夜兼程直奔奉天。

  张作霖急行军赶到奉天后,赵尔巽给张作霖补发了调防命令,还任命张作霖为奉天城防司令,并将省城附近和铁岭一带驻防的中路巡防营也交给张作霖统一指挥。这样一来,张作霖手下的兵力达到了十四个营之多,完全可以和蓝天蔚麾下部队相匹敌。

  张作霖逼走蓝天蔚 设计杀害了张榕。 蓝天蔚被逼出走后,第二混成协的官兵们愤愤不平。加之继任协统聂汝清克扣军饷,军营中怨声载道。1912年6月19日,正值端午节,军队放假一天,官兵在营内过节。这天21时,喝醉了的三标三营兵丁正在发牢骚,忽见二营柴草厂起火,在革命党人孙祥夫的鼓动下,三营兵丁开始哗变,一营、二营随之响应。他们撬开武器库抢得枪支弹药,蜂拥出营,直扑大北边门。

  赵尔巽闻讯后,大惊失色,立即命令中前两路巡防营统领张作霖和先锋营统领吴庆桐在城外截击。哗变士兵因仓促起事,最终寡不敌众,天明时纷纷散去。张作霖一面派兵搜缉逃兵,一面奉命亲率部下占据北大营。

  张作霖在镇压北大营兵变中立了头功。他不但受到赵尔巽的特别嘉奖,而且得到袁世凯的赏识。驻奉天省城的唯一一支陆军第二混成协的力量被大大削弱,随后被调往关内。张作霖部成为奉天省实力最强的部队,不久即被编为陆军第二十七师,由地方武装变身为正统军队,驻进了北大营,从此北大营成了张作霖奉军的最大据点。



  北大营的坦克部队

  张作霖部驻防北大营后,北大营已从一座单纯的军营变成了一所综合性的军事机构。 张作霖在北大营一面设立军校,培养军官,训练士卒,提高部队作战能力;一面增强装备,扩充军事实力。1915年,张作霖要求将北大营“原有房间3550余间”全部“拆旧翻新”;1920年直皖战争结束后,张作霖命孙烈臣在北大营宴请段祺瑞部投降之营、连、排长及各教练官,并将全部降军暂编为步炮两营;1921年9月,陆军第二十七师在每营成立一个随营学校;1922年,在北大营架设电灯;1923年,为了救济退伍军人,在北大营设立军人工厂,内分缝织等八科,让士兵分班学习。同时还在北大营组建制造厂,专门制造枪炮。1924年9月,北大营长波无线电台竣工,开始传递官电;同年,东三省陆军二、六旅旅长张学良、郭松龄在北大营组织军官教育速成班,培养新式军官……

  在第二次世界大战前的中国各路军阀中,东北军是最早使用战车的一支。张作霖时代的东北军曾装备过一批雷诺FT-17坦克,大部分配装捷克造ZB-26式机枪。东北军拥有的雷诺FT-17坦克,大多采购自法国,也有部分来自波兰和西伯利亚俄国白军。张学良将军似乎对法国武器情有独钟,还曾多从法国采购高德隆式飞机。

  九一八事变后,日本《满洲事变写真大全集》中展示了其攻占北大营,占领沈阳后缴获武器的一些照片,其中一张照片,显示的是日军在北大营缴获的东北军坦克。图中可见,北大营驻军至少有六辆坦克。这些坦克,分析判定当为张学良部东北军装备的雷诺FT-17型法制轻型坦克。

  雷诺FT-17轻型坦克,1917年,制造出第一辆样车。同年9月,批量生产。是法国在第一次世界大战中生产的轻型坦克,是世界上第一种装备可旋转炮塔的坦克。战斗全重 7吨,最大时速10公里,乘员2人。这是一种早期较为优秀的坦克,曾被大批制造,供多国使用,直到日军进驻印度支那,驻越南的法军仍在使用这种坦克。

  1926年在和直系军阀吴佩孚的战斗中,曾使用这批雷诺坦克,也是中国军队第一次使用近代化坦克车辆进行战斗的记录。此后东北军曾在多次内战中使用装甲部队,雷诺战车是其主力。

  北大营部队的坦克部队成为奉系陆军中的“最贵”部队,在沈阳文史资料记载,“国内无柴油可用,皆为国外泊来,每月抵奉油品三千五百余银元,分入北大营新整编第七旅以及新民兵营内,供战车教习。”在当时,一名普通士兵月工资2银元,如此算来,这些燃油相当于一个半团的工资水平。

  一夜之为残垣断壁

  1931年9月18日夜,日本关东军铁道“守备队”炸毁沈阳柳条湖附近日本修筑的南满铁路路轨,并栽赃嫁祸于中国军队,日军以此为借口炮轰沈阳北大营,。北大营驻军旅长王以哲奉令遵守“非战公约”,未予抵抗。9月19日晨,北大营沦陷,张作霖父子苦心经营多年,引以为傲的北大营顷刻间被毁,东北军也被迫退出了东北,北大营内只剩了残垣断壁。

  当时驻防沈阳的第七旅是东北军精锐,根据记载,该部辖三个步兵团驻守北大营,是张学良的看家部队。该部装备有迫击炮、平射炮、轻重机枪、车辆骡马,还配属一批雷诺坦克,是东北军中装备最精良的一个旅。

  但是,在北大营被攻占的过程中,却只有日军战车进攻东北军的记录,而没有东北军用坦克迎战的记载。 那么,这支当时中国少见的机械化部队在事变中的命运又是怎样的呢?

  根据东北军老人的回忆,这批坦克共计12辆。在日军进攻北大营的时候,由于东北军奉命不抵抗,坦克既没有加油也没有装弹,以免构成日方指责东北军“启衅”的借口。待局势发展到无法控制,战车已经既来不及投入作战也来不及逃离了,只得放弃。

  这批坦克在北大营被俘后,有资料表明日军将其用于进攻黑龙江马占山部,后将一部分车辆运回国内研究,一部分车辆转交伪满洲国军。 不过,东北军装甲部队的雷诺FT-17型战车并未在九一八事变中完全覆灭,部分车辆被带入关内。

  其实,日军在沈阳投入的战车,多为轮式装甲车,从战斗力对比而言,雷诺NC-17战车还要胜之一筹。因此,有战斗经验的东北军战车部队未经抵抗就束手被擒,实在是一件令人扼腕的事情。

  “高粱叶子青又青,九月十八来了日本兵;先占火药库,后占北大营……”这首曾流传于长城内外、充满悲愤哀怨之情的歌谣,后人可以从中感受到那段屈辱的历史。

  在“九·一八”事变当晚,日军用24厘米口径榴弹炮向军营内轰击。炮弹的威力非常强大,爆炸后留下了一个数十平方米的大弹坑。日军占领沈阳后,曾在此处修建一座“纪念碑”,弹坑被修建成地下室。

  日伪侵占沈阳,还出版了一张《奉天游览案内图》,作为来东北观光的指南。在詹洪阁收藏的这张老地图中,标注的观光游览地包括盛京宫殿(沈阳故宫)、北陵及附近骑马场、东陵、小河沿等传统的沈阳景点。 比较引人关注的是,在地图的东北角,将北大营也作为一个游览区标注出来。这里也成为了日本人来奉天观光的必到之处。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战史风云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