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历史解密 > 汉灵帝的淫乱宫廷生活:宫女半掩的衣裙迎风浩荡

汉灵帝的淫乱宫廷生活:宫女半掩的衣裙迎风浩荡

2018-10-16 11:01:51 来源:读历史网


  我这一辈子没少染女色,咱老刘家的皇帝没有不喜欢泡妞的,咱高祖阿邦爷爷没发迹时蜷在老家沛县土酒吧里就弄绯闻。老刘家坐天下后绯闻就跟汉宫没断过。

  我又恢复了饮酒、游乐、渔色的充满激情和放荡的帝王生活。

  我叫一些裸女或站或坐在水边玉阶上嬉水梳发,叫几个裸女登船划桨,让一个裸女坐在船头唱歌,我则坐在彩船中任由漂游,在我眼里这些宫女突然变成了一丝不挂的仙女,我像是在仙境里,又宛如置身法国安格尔的《大浴女》名画中。

  你们只当我是个财迷心窍的皇帝也没什么,千万别说我是好色之徒,我好色还好得过人家隋炀帝杨广小老弟嘛!我还是个讲爱情的人呐,后来搞裸游馆与爱情无关,是个娱乐创举。

  我这一辈子没少染女色。

   咱老刘家的皇帝没有不喜欢泡妞的,咱高祖阿邦爷爷没发迹时蜷在老家沛县土酒吧里就弄绯闻。老刘家坐天下后绯闻就跟汉宫没断过。谁做皇帝不搞绯闻简直是浪 费资源,那么多美女放到后宫干什么?谁忍心让那些如花似玉的宫女慢慢变成白头怨妇,那是做皇帝的失职、做皇帝的犯罪啊!我能那样嘛?

  为了不让人怨咱,咱只有辛苦一些,多花时间和精力在后宫跟妞们摸爬滚打、嘻嘻哈哈。人就说我寻欢作乐、沉溺美色。我觉得后宫那么多女人要让皇帝一个人来对付,也是一项非常艰巨的任务和责无旁贷的工作。咱不勇挑重担,让谁挑去?

  任谁当了皇帝,都会觉得这担子不轻,要把这担子挑好是不容易的。何况我对女色是爱有所好,好有所专。

  我对宫中的王美人是动过感情的,说来也是个爱情悲剧。宫里女人多,你专心爱上谁了,谁就遭妒,别的女人就会设法打击陷害受宠的女人,这女人就难免出事。

  王美人是河北邯郸人。

   邯郸出美女呀,过去秦始皇的母亲赵姬就是邯郸出名的美女。王美人自是国色天香,在后宫美人堆里一站,立马把别人都变成庸脂俗粉了。她不仅相貌好看,人又 极有灵气,素质也高,不仅擅长书法,还懂数学,我掐指头能算计着卖官弄钱那点算数法就她教的,可惜没学好。王美人可是出身良好的家庭里一层层通过严格考试 挑选入宫的。

  我的老婆何皇后不能跟人家比。

  她是河南南阳人,家里是杀猪屠狗的,是一俗人。

  按当时规定,每年八月官府核查统计户口,登记年龄相貌,同时挑选女子入宫。何家是找了关系花钱买通了官员,才把女儿弄进宫来的。何皇后当然长得不错,人也会投我所好,我跟她生了皇子刘辩。但她毕竟是屠户家出身,有着屠户的DN A,凶残,小心眼儿。

  当我爱上了王美人,把她搞大了肚子,何皇后变得忍无可忍。

   王美人是深知何皇后的厉害的,她为了不招致皇后的加害,背着我服药,想把肚里胎儿打下来;然而打胎不成功,生下了皇子刘协。这就使何皇后视王美人为自己 的竞争对手,生怕有一天我会把她的皇后位子废掉,让王美人顶替,立刘协为太子。她便暗中着人向王美人下了毒手,鸩杀了我所深爱的女人!

  那段时间我的心死了,我不再跟女人做爱。

  我甚至想理个光头出家做和尚算了。

  我还写了一些调子灰暗却不乏华美的辞赋,用以埋葬这一段感情。

  经过内心挣扎,我还是走出了阴影,我是皇帝,难道能沉湎于儿女私情中不能自拔吗?

  王美人死了,我就不活了吗?就能不做皇帝,放着江山和更多的美人不管不顾吗?那岂不是太自私了,比我老婆何皇后还自私!所以我要走出来,走出王美人感情的误区,投入更多美人的怀抱。

  不久,我又恢复了饮酒、游乐、渔色的充满激情和放荡的帝王生活。

  中平三年(186)春。樱花生树,像美女脸颊一样的樱花,如同浮在枝丫上艳丽的雪。这是繁复而迷离的季节。

  我带着一班打扮得花枝招展的后宫佳丽到西园赏花游玩。我看见宫女的大奶和丰腴的臀部在半掩的衣裙中迎风浩荡,她们的嬉笑与香气散布在空气中经久不息———多美的曲线,多棒的身材,多么可爱的尤物!

  我想写诗,不。我脑中突然出现了建一座让美女们裸体游乐的场所的设想。

  对,建一座裸游馆!

  让我和美人们在里面尽情游玩,这是个大胆而又有创意的设想,这个设想一旦产生就令我亢奋不已。

  我跟几个太监商量,他们进一步丰富了我的创意,并搞了一个详细规划。

  几天后,我批准了启动建设裸游馆这项娱乐工程设施项目的报告,亲自参加了动工奠基仪式,还挥锹为奠基石夯了第一坯土。

   作为皇家重点工程,没让我等太久的时间,就见一千多间构造别致、布置奢华的裸游馆出现在眼前。裸游馆馆舍前是高级玉石铺就的台阶和特制砖窑烧的青砖砌成 的甬道,层层台阶无不玉石莹莹,赤脚走在上面滑腻而柔润。阶沿下有宽阔的清渠,水中漂曳着雪白的莲花,这些莲花硕大如玉盘,是南方进贡的珍奇品种,其莲叶 白昼卷缩,静夜舒展,一茎结四朵莲花,蓬蓬灿烂,有个极有诗意的名儿叫夜舒荷。清澈的渠水恰似明镜一般,上面浮着彩船,好像水上的巨大花篮,令人叹为观 止。

  我亲自在后宫挑选了一批身材丰满又灵活轻巧的宫女,让她们脱光了,全脱光了,随我到裸游馆进行开张活动。

  我叫一些裸女或站或坐在水边玉阶上嬉水梳发,叫几个裸女登船划桨,让一个裸女坐在船头唱歌,我则坐在彩船中任由漂游,在我眼里这些宫女突然变成了一丝不挂的仙女,我像是在仙境里,又宛如置身法国安格尔的《大浴女》名画中。哈哈,哈哈哈……

  扑通!船翻了,我有意让人弄翻游船,看浅浅的水中美人如玉的身体翻翻滚滚,是一条条美人鱼,让我开心不止。

   从此以后,我就迷上了裸游宫,我开始讨厌冬季而向往并热爱夏天。每当夏日,我就选好美女,尤其注重她们的身材和肤色,带她们开进裸游馆进行避暑的裸体清 凉狂欢。太监们预先做了精心安排,在裸游馆遍置珍宝玩物、山珍海味、美酒佳酿以及丝帐床被。后宫的女人们无不向往和我到裸游馆纵情享乐,优游日月。

  为此,我还诗兴大发,专门写了一首表现裸游宫情境的诗《招商歌》:

  凉风起兮日照渠,青荷尽偃叶夜舒。

  惟日不足乐有余,清丝流管歌玉兔。

  千年万岁嘉难逾。

  诗嘛作得或许不怎么样,但抒发了我在裸游宫的一些转瞬即逝的感觉。或许千百年后,我不在了,美人们也不在了,裸游宫呢也可能早已不存。可这首诗存在,它记录的一切,都是逼真的,原生态的,这就是文字的不朽生命力。

   我在裸游馆里欣赏娇美的裸体美眉,品着极品美酒,有时心血来潮,命令太监们到馆北学驴叫助兴,此起彼伏的驴叫,把美眉们乐翻了,我也异常亢奋,这种时候 跟她们发生关系,有一种独特体验。我趴在她们的肚皮上干完事,心满意足,这时太监的驴叫声仍然婉转而悠长。我说,这帮狗日学驴叫还挺像,再给我学公鸡叫试 试。

  美眉笑着对我说:陛下,他们是阉了的公鸡,哪叫得出呢。

  噢,经一提醒,我心生一念,何不再建造一所鸡鸣堂,把全国雄奇的叫鸡公都收来,让它们为裸游馆的活动伴唱,岂不更有趣味……

  我这辈子就这样在鸡鸣驴叫声里与裸女嬉戏,打发光阴。

  我不当皇帝是搞不了这样的特权享受的———你说我这是极度生活腐败吗?不腐败,谁还会骂我汉灵帝是个大烂人呢?

相关内容推荐
标签:
与文章关键字相关的新闻
历史解密最新文章
精华推荐
热门图文